【bodog.one】“文革”中蒙冤的父亲

【Bodog博狗新闻报道】

文:高景侠

1967年9月,我转学到杨庄河小学上小学。就在开学不到一个月的一天上午,刚下课,班上的叫母猪(乳名)的同学跳上讲台大喊说,我的父亲是现行反革命分子!瞬间,班上一片哗然,议论纷纷。同学们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我顿时犹如五雷轰顶,本能反驳说,“他胡说,不可能!”然后,一路哭跑着回了家。

 

回家后,哭着给母亲说了学校发生的事。但是,母亲很平静,没有太大的反应。好像她知道些什么是的,阴沉着脸,一边打着算盘一边给我说,知道了,你去上学吧!真是的!在学校受了气不说,回家后母亲也冷对我。于是我想不通,在去学校的路边捡了一根木棍,就去找那位同学算账!
“文革”中蒙冤的父亲
那位同学被我追打的有点害怕,就躲在他家屋后的山上不敢回家。他姐姐是我上一年级的同学,放学后就去家里威胁母亲,校长也约谈家长。母亲担心所以转学回老家金水小学上学了。
我是个心中藏不住事的人。曾经几次问过爷爷、奶奶,但他们回答惊人的一致:“你还小,说了你也听不懂。”从此家中气氛很沉闷,爷爷不时给奶奶发无名火,奶奶默默忍受着。父亲很少回家,偶尔回一次,也总是吊着个脸,不出门也不太跟我们说什么。临走时反复嘱咐:“要听爷爷奶奶的话,有时间了,多帮他们干点活。”
一天,爷爷又听说父亲被游街、批斗,就派姐姐去看望。姐姐到了后在区公所院子里转了一圈,发现满墙都是标语、大字报。内容全是针对父亲的,标语上写着“打倒现行反革命分子高崇仁!”,细看大字报的内容,词语更是不堪入目。姐姐看到父亲很淡静,只是轻轻问了声,路上累了吧!姐姐看见了爸爸,听爸爸问她累了吧,她就哭了,头一扭就一路哭一路跑回了家。爷爷奶奶看到姐姐红肿的眼眶后,什么也没问,一脸无奈地去地里干活了。
在那段时间里,红卫兵们基本不让父亲回家。软禁在区上写检查,交代“问题”。有一天,我瞒着爷爷步行20多里去看他,那天正赶上他游街,头低着,身上好像被麻绳捆绑着,胸前挂了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现行反革命分子”。结束后,我和他一起回到宿舍,这时三三两两有同事过来看他,有的还偷偷给他带点吃的。父亲告诉我,你们不用担心,大部分干部对他很同情,也很照顾,按时可以吃上饭、喝上水。
吃完饭,在他换衣服的时候,发现父亲的脖子后面被绳子嘞出一道血印,顿时心都快碎了。父亲安慰我没事,让我听话赶紧回家免得爷爷奶奶担心。给父亲匆匆道别后,下午就回去了。奶奶问我这么长时间去哪里了?当奶奶知道我去看了爸爸,不但没有责怪我,还给我端上了热气腾腾的饭菜。奶奶看我狼吞虎咽的吃完了,奶奶心疼的也落下了眼泪。
后来了解到,在父亲刚参加工作时,有五个年轻人,相约结拜“兄弟”,那年他17岁,年龄最小。在“大哥”的邀约下,他和其他几位一同去庙里烧了个香,磕了个头。至于为什么要磕这个头,磕完其他几位去干什么了,他全然不知。
“文革”初期,他们结拜的五人中,“大哥”“二哥”因其他问题正在监狱服刑或管制,一位李姓“老四”是“文革”的闹派人物,梁姓“老二”因为是农民,唯独父亲是“国家干部”。在对其中被镇压的成员的引诱威逼下,一个“结义”行为就演变为“反革命组织”,父亲被定性为“现行反革命分子”。
从此开始,父亲政治上的“污点”,也成为他提拔和入党的障碍。因为父亲的缘故,姐姐政审不过关,没有上成高中。除此而外,我们姊妹在同学、玩伴中遭遇冷眼,甚至被孤立、排挤也是家常便饭。
在他们几位成员的不断申诉下,1978年1月给父亲平反了。平反文件宣布的当天,父亲兴高采烈的回来告诉爷爷。从此,笼罩在我家的雾霾日渐散去,久违的笑脸、笑声又回归家庭,爷爷也更喜欢去河里网网鱼,父亲回家更频繁了,与过往一样,和长辈、同辈们聊聊天,纳几把“方(洋县农村的一种游戏)”。
然而,好景不长。在当年2月我报名当兵政审时,部队认为我们家庭成分高,是“小土地出租”,加之父亲曾经的“政治问题”成为参军的障碍。后来,在区党委、区公所的据理力争下,接兵干部才勉强同意我参军。
由于游街、批斗以及常年下乡工作,饮食不太规律,父亲患胃病。因胃穿孔手术失败,导致身体各器官功能衰竭。1990年秋,年仅57岁的父亲永远离我们而去。
父亲既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也是有原则、性格倔强的人。他坚信是被冤枉的,也坚信总有一天会还他一个清白的。从参加工作至在岗去世,几乎每年都在递交入党申请书。然而,在那个年代,曾经的“政治问题”和外爷的“身份问题”阻拦他的入党之路,入党问题成为他一生的遗憾!
父亲离开我们已三十年了。这些年来,无时无刻都在思念他,愿他在那里不再受怨、受气、受累,过上幸福、舒适的生活。然而,这还不够,我要用手中的笔记录下父亲的点点滴滴,让后代、让社会知道父亲的为人品格、做事态度,特别是在那个特殊时期,蒙受的冤屈。

一网在手 要撸不发愁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进入5M导航
bodog.one)Bodog博狗网址导航,Bodog博狗备用网址网站欢迎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