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og.one】办公室上司的又粗又大 爸爸把女儿操了

【Bodog博狗官网报道】

办公室上司的又粗又大 爸爸把女儿操了

慕容山庄。慕容飞星趴在床上,自己和自己下棋玩,父亲下了禁令,出不去别人也进不来,倒是清静。惹出这么大的事,他以为自己会和那恐怖的梨木刑杖亲密接触,已经做好了“慷慨就义”的准备;那个很疼,但比较快,晕的比较快。没想到爹爹竟然会动鞭刑,慕容家的鞭刑,是要衣衫褪尽,血染白布的!幸好爹爹是在祠堂里背了人罚的,否则干脆撞墙好了!那么尖锐的疼痛,真适合慢慢的,好好的反省!

那天失血比较多,所以饮食全是补血的东西,吃得慕容飞星看到就很郁闷。在床上趴了三天了,无聊透顶,想想明天就有事干了,更郁闷——还有一份检讨书要写,另外,爹爹罚抄家规,家规,是要跪着抄的。也罢,反正现在的状况也不敢坐,跪着说不定还舒服点。只是,他真的宁愿在床上无聊呢!不知道难兄难弟们怎么样了?

此时龙轩远也在想这个问题,身上实在痛得慌,便去哥哥那儿。

寒漠然趴在床上看书,瞥见龙轩远由贴身小厮怀西扶着一瘸一拐的进来,微皱眉,问:“你不在屋里好好休息,跑这儿干嘛?”龙轩远苦着脸道:“疼得紧,睡不着,过来和哥哥说说话。”寒漠然放下书,往里挪了挪,道:“快到床上来。”见弟弟一头冷汗,略带责怪道:“瞎折腾什么?不疼吗?”

两兄弟的住处是挨着的,但对如今满身是伤的龙轩远来说,短短的路程也是辛苦活儿。龙轩远小心翼翼的趴到哥哥身边:“我想过来嘛。好痛,爹爹真是下了狠手。”寒漠然当然知道好痛,他冲进祠堂承担了父亲部分怒气,如今身上火辣辣的,何况是伤势不只重一倍的弟弟?有冰魄粉,之前都还好,如今药性渐过,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又回来了。

龙轩远道:“哥,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闯祠堂,拦家法,挑衅爹爹的怒火,太厉害了。”眼做星星状,可是真心实意的夸奖。寒漠然看他:“可是后果也很严重。”

昨天闯祠堂,拦了爹爹的家法,真是吃了豹子胆了;面对爹对弟弟“自作主张”的斥责,理直气壮说“平心而论,轩远真和您商量,您会同意吗?不会,骂一顿是轻的。您不同意事情要办吗?要。那商不商量又有什么区别?问了不过是平添麻烦,还不如直接去做。”

后果就是父亲直接按倒了他,一阵猛抽,骂:“想找打老子成全你,你做哥哥的就是这么教的?一个个都无法无天了!”龙轩远当时吓了一跳,愣了一会儿才扑到哥哥身上求父亲:“爹爹,是轩远的错,不要罚哥,爹爹——”

想到昨天的事,龙轩远道:“哥,我知道你是故意的。”故意转移爹爹的怒气,替我挨打!寒漠然轻描淡写道:“我说的是实话。”龙轩远道:“实话也要有胆量才能说啊。有哥哥的感觉真好,你不知道,我有多想要个哥哥,从小就想!”寒漠然挑眉:“要个哥哥替你挨打?”

龙轩远不依:“哥——”又道,“有哥哥就是好嘛。关键时刻可以救命的。”寒漠然板着脸道:“可是我后悔了,早知道老爹打人这么疼,我就不进去了。”龙轩远笑:“后悔晚了。哥哥以前都没有挨过打,体验一下也不错嘛。”

是没有挨过,寒漠然轻叹:“在九岭山上,他也没有挨过的。”龙轩远握住他的手“哥——”却不知说什么。

寒漠然接道:“谁说黄荆棍下出好人?你不知道,师父带徒弟有多宠,别说是打,连重话都难得说几句。掌门师兄也很少对我们发火,实在被惹毛了,虎着脸骂几句,手中的家法却从来没有落到身上过。他是哥哥,有错没错总是要先受罚,他不会偷懒不会耍赖,不像我和莹儿;他能把我们的笔迹模仿得几乎一模一样,因为我们偷懒时他要把罚抄的抄完。无论何时,他总是护着我们的,做得太自然,于是我们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我自以为是他最好的兄弟,却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不知道他心里的苦,不知道他承担了多少。他受过的伤受过的苦从来不说,我看到他身上的鞭伤杖伤,他说不疼。怎会不疼呢?我才知道,原来那么疼。如果真的不疼,那么是心里太疼,所以其他的伤都不算什么吧。”泪不知不觉滑落,师兄……

龙轩远难过,为哥哥拭去眼泪,却不知道怎么安慰。想起凌师兄,那个温文尔雅,仿佛不会发火的,对大家都那么好的哥哥。天意弄人!寒漠然惊觉,怎么当着弟弟的面就落泪了!收敛一下情绪,道:“我没事。”龙轩远诚恳道:“哥,你没必要掩饰,我理解。我们是亲兄弟。”

寒漠然握住他的手,不说话,最初的时候,他对龙家的所有人都是排斥的,也不知道怎么做哥哥,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是被宠着的弟弟;可也许是血脉太神奇,他完全无法抵抗有人用撒娇的,依赖的,亲昵的赌气的……各种语气叫他“哥哥”,轻易的投了降。师兄,有一天我成了你,你在哪里?

怀东端着药碗进来,打破一室沉重,欠身见过礼,道:“大少爷,该喝药了。”寒漠然看都没看,毫不犹豫,道:“不喝。倒掉。”龙轩远意外,“哥——”怀东为难:“大少爷——”寒漠然斩钉截铁:“倒掉,马上。”怀东郁闷,他真没想到自家这位看起来酷酷的大少爷竟然会耍小脾气;昨天的药端来,他只看了一眼就让倒掉,劝不了,连岛主亲自过来都不喝,后来还是雯夫人来哄了半晌才勉强喝了。难道现在又要去找雯夫人?

寒漠然也郁闷,干嘛要喝药嘛?烧早退了,昨天是自己找打,也谈不上委屈,自然也没什么小脾气可耍。其实,实际,他不过是觉得药太苦而已。男子汉大丈夫怕苦,实在不好说出口,就让大家觉得他在耍小脾气好了!

“漠儿……”略带无奈的声音传来,怀东如见救星,回身拜礼:“见过雯夫人。”寒雯儿接过他手中的药碗,道:“你先下去吧。”寒漠然招呼:“娘。”龙轩远也甜甜的招呼:“雯姨。”

寒雯儿轻笑:“远儿也在啊。可好点了?”龙轩远道:“好多了。”寒雯儿点头:“那就好。”转向寒漠然,“漠儿,起来把药喝了。”

寒漠然把头转向里面:“不喝。”寒雯儿无奈笑道:“漠儿,别让弟弟笑话,像什么样子?”寒漠然看眨巴着眼睛,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的弟弟,叫道:“怀西,快把少爷送回去。”龙轩远忙摇头:“不要。哥哥,今晚我和你睡,我赖定了。”表情坚决,只是眼里难掩笑意。

寒漠然看着他:“好啊,把那药喝了,我就让你留下。否则哪儿来的回哪儿去。”龙轩远嘟嘴:“哥哥欺负我。雯姨——”寒雯儿失笑:“你们呀,多大了!”正巧怀西把龙轩远的药送来,寒雯儿笑道:“远儿乖,把药喝了,看那个当哥哥的好不好意思!”说着到床边扶龙轩远起来,寒漠然转过头不看他们,我有什么不好意思。

龙轩远一口气喝完,看哥哥,“我亲爱的哥哥你不是怕苦吧?”寒漠然揉弟弟的头:“臭小子!”牵动身上的伤,不禁皱眉。

寒雯儿忙道:“漠儿,不要乱动。”龙轩远得意洋洋的笑:“不打自招吧。”见哥哥的魔手又伸过来,忙保证:“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寒雯儿拦住寒漠然的手:“漠儿,别闹了。远儿,让你哥哥喝药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了。”

寒雯儿出门,远远的,听见做弟弟的叫“救命……”轻笑摇头,没停步,让兄弟俩闹去。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扑克之星亚洲版6UP官方网址:https://ps281.com

(bodog.one)Bodog博狗网址导航,Bodog博狗备用网址网站欢迎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