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og.one】1950年新疆伊吾40天保卫战

【Bodog博狗新闻报道】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1950年新疆伊吾40天保卫战伊吾保卫战指挥者十六师四十六团一营副营长、全国战斗英雄胡青山。

公元1950年3月30日清晨,一个本该春阳灿烂的日子,被一阵枪炮声震碎了。从这一天到以后的40天里,伊吾这个小县城成为我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指挥员关注的一枚举足轻重的棋子,伊吾保卫战从这一天便打响了。

3月27日:匪徒实施“双管齐下”阴谋

1950年2月下旬,我解放军六军十六师四十六团一营二连138人奉命进驻伊吾县,任务是改造当地政权,维护社会秩序,帮助少数民族群众发展生产。

伊吾县位于哈密东北,四面环山、交通闭塞,但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国民党统治时期,这里是土匪起事的老巢。另外,国民党军队在这里建有一座武器库,内存大量的武器弹药。四十六团指挥员之所以把“战斗英雄连”放在伊吾,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个连队相当一部分干部战士在解放战争中立过功,是一支能打硬仗的部队,团里还特意选派一营副营长胡青山带队,无疑是个“双保险”。胡青山是个具有传奇色彩的战斗英雄,解放战争时,他一人曾独闯敌营,俘虏过一个班的敌人,进军新疆前他就立过六次大功,受到过毛主席的接见。

二连一到伊吾县城,就受到了县政府的“热烈欢迎”,依照新疆和平解放协议条款而留任的县长艾拜都拉率众人来到二连营区,他握着胡青山的手假惺惺地说:“欢迎解放军进驻伊吾县,我们早就盼望你们来了。我代表县政府表示拥护共产党,拥护解放军。”他将胸脯拍得咚咚响,眼睛里挤出两滴浊泪。他握着胡青山的手一直没松开,油光光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他接着说:“为了欢迎胡营长的到来,县政府特意准备了晚宴,为大军接风洗尘。”

胡青山抽出被艾拜都拉紧握的双手,笑着说:“谢谢县政府的好意,晚宴我们就不去了,部队刚到,许多工作要开展,以后我们可要加强合作呀。”

艾拜都拉回到县里,对警察局局长伊建中(艾拜都拉的小舅子,国民党老牌特务,别名阿合买提伊明)说,解放军派了一个营长和百十个娃娃兵,还想在伊吾驻扎?这也太小瞧我们的尧乐博斯大人了。

一场秘密的武装叛乱悄没声息地开始了。

二连一到伊吾,胡青山根据团里的部署,就派出两支小分队分别驻扎淖毛湖、下马崖,其中驻扎淖毛湖小分队由二连连长赵富贵带队。转眼就要播种了,老百姓的生产是大事,可耽误不得。驻扎两地的30名干部战士一到那,就开展了生产规划工作。生产对二连的战士来说并不陌生,早在延安,他们就开展过大生产运动,连长赵富贵还是教导旅的生产模范哩。

大家计划着先将两地的渠道修好,等到一播种,水就可以直接流进老百姓的地里,30名干部战士成天忙着修渠。

3月27日这天,副营长胡青山骑马来到淖毛湖检查部队生产情况,他虽在县城,可心始终牵挂着这两地的干部战士,他担心那里的生产,这可是解放军帮助新疆少数民族开展生产的第一年,马虎不得。

胡青山对这里的生产很满意。

检查完工作后胡青山要赶回伊吾县城,连长赵富贵和他是生死战友,有些日子没见了,他想留营长住一宿,两人唠唠。可胡青山执意要走,说以后再唠吧,现在部队刚进驻县城,大意不得。赵连长也不好强留了,但坚持让通信员李世成护送。

他们全然不知,叛匪的秘密刺杀阴谋就这样开始了……

两人骑着快马逆伊吾河向县城驰去,到苇子峡时,老远就闻到一股抓饭的香味。只见一人站在路口,满脸堆笑。胡青山和通信员翻身下马。

“胡营长,我们已做好了抓饭,请吃了饭再走。我们苇子峡的抓饭在伊吾县最有名。”那人笑嘻嘻地说。

这句话引起了胡青山的警觉。他询问道:“怎么?你知道我们这会儿要过苇子峡?”

那人一怔,结结巴巴地说:“知道……不,我不知道。自大军来伊吾,常有军人从这路过,所以我们天天做一锅抓饭在这等着。”

胡青山原打算在苇子峡喝口水,歇歇脚,一看那人的神态,似乎嗅到了一种不祥的气氛。战争练就了他高度的警觉。

“谢谢你的好意,公务在身,我们要赶路。”胡青山说完翻身上了马。

那人急了,上前欲拉胡青山坐骑的缰绳。李世成一个健步挡在他面前,右手按在冲锋枪上。那人见这阵势,吓得退了回去。

两人骑着快马箭一般离去,前面就是拜其尔,这里山林密布,静得出奇。胡青山和李世成跳下马,隐蔽在一堵岩石后观察,胡青山看出这里极易打埋伏。果然不出所料,一群野鸽子突然从树林中飞起,同时响起几声枪声,子弹打在他们隐蔽的岩石上,腾起一股带火药味的烟雾。李世成端起冲锋枪欲还击。胡青山大喝一声:“不可久留,快走!”两匹快马旋风般地驰进密林深处。

原来,那锅抓饭是为几个土匪杀手准备的庆功宴,他们没想到胡青山到了埋伏点并没有前行,而是下马观察。他们中的一人沉不住气了,朝着岩石打起枪来。他们更没有想到,胡青山和李世成骑马穿过时,身子紧贴马背,疾如风、快如电,还没等瞄准,人马早已不见了踪影。

按照尧乐博斯的密令,伊吾县城也开始了行动:趁胡青山去淖毛湖,艾拜都拉策划了一场婚礼阴谋。他派一亲信来邀请二连官兵去参加一对新人的婚礼。这一看似正常的现象引起了指导员王鹏月的警觉,一对普通人的婚礼,县长亲自操办?王鹏月指导员以公务繁忙谢绝了邀请。等那人一走,他立即派人去侦察。一会儿侦察兵回来报告,街上行人慌乱,有人在警察局搬运东西。

王指导员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为副营长的安全担起心来,按推算,这会儿他正在路途中。

这时候门外响起马蹄声,胡青山回来了。

匪徒“双管齐下”的阴谋破灭了。

3月29日:匪徒在两地发动叛乱

二连138名官兵部署在三地,淖毛湖、下马崖有30人在那帮助百姓搞生产;108人驻守县城。匪首尧乐博斯是根据我兵力部署发动叛乱的。这一天,一道密令快马送到淖毛湖、下马崖。尧乐博斯命令两地的匪徒在29日这天起事,以配合伊吾的“大行动”。两地的匪徒在秘密筹划……

这一天一大早,赵富贵连长就起来了。到了淖毛湖后,他的心情特别好,战争结束了,老百姓可以安安心心地种地了。解放军成天打仗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国家和平?和平是什么?和平就是生产呀!他一起床就给山东老家写了封信,他告诉家人,新疆这地方是种庄稼的好地方,到处都是地,只要有水,就能长出庄稼。以后他转业了,哪里也不去,就在新疆种地。写好后他将信放了起来,心想等通信员李世成从伊吾回来后让他跑一趟把信发出去。接着,他又开始做起修渠的规划。

这时候,传来一串轻轻的敲门声。赵连长正对如此轻的敲门声感到奇怪时,淖毛湖的那满夏点头哈腰地走进来,他抚胸行礼后,挤出一脸僵硬的笑容:“我们淖毛湖最尊敬的赵连长,解放军最爱老百姓,解放军是我们老百姓的亲人,你们来淖毛湖是为我们发展生产的,现在有个生产上的问题需要你去商量一下,你看……”

赵连长顶看不惯那满夏那套虚情假意的样子,但他略通汉语,以后工作需要他,所以对他也算客气。一听说是生产上的事,赵富贵忙问:“什么事?快说。”

那满夏瞄了一眼赵连长,见他并没起疑心,就接着说:“是这样,外蒙古来了几个人,他们听说解放军帮助淖毛湖百姓修渠,想和你一块商量商量。”

“外蒙古的人?”赵连长不解地问。

那满夏慌忙解释:“以前那几个人也是淖毛湖的乡民,后来去了外蒙,就成了外蒙人了。他们一年回来好几趟哩。”听他这么一解释,赵富贵便打消了疑虑。又问:“在哪商量?”

那满夏赶忙说:“不远,就在沙力家。”

一进沙力家,从门后窜出几个彪形大汉将赵连长团团围住,赵富贵正欲掏枪,那满夏一棍子打在他头上……

赵连长醒来时,自己已被五花大绑锁在一间屋子里。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将绳头移到身前,又用牙齿解开了绳子。他从天窗爬出去,一翻身跳下屋顶,向营区跑去。他要告诉战士叛匪行动了,准备战斗。不巧,一叛匪老婆发现了他,大叫起来。随着一声枪响,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他的后脑勺。我们的战斗英雄、劳动模范就这样倒在了野草丛中。

与此同时,叛匪依然采取诱骗的办法来到部队营房,一进门就大喊:“解放军同志,快帮帮忙吧,水渠垮了,大水把老百姓的房子淹了。”

战士一听水把百姓的房子淹了,都急了,也没多想,就去了。有一个战士觉得不对,反身回来要拿枪。那人说:“堵渠又不是打仗,拿枪干什么?”就这样,战士们来到喀尔桑红柳丛时,突然冲出一群匪徒,将战士分别包围,用大刀,用木棒向战士进攻。战士边打边退,终因寡不敌众,一个个被匪徒击到。

战士刘银娃是从甘肃入伍的新兵,这会儿正在戈壁滩上打柴火。他听到枪声后,赶紧往营区赶,半路上遇到了匪徒,几个匪徒将他围住。他一边抡着柴火棍与敌搏斗,一边破口大骂。刘银娃被捆着推搡到关押战友的房子里。夜里,有的战士说,咱们相互将绳子解开,冲出去,向伊吾方向突围。天真而又糊涂的副排长郭瑞华却劝说大家:“这是被匪徒蒙蔽的群众,我们要以团结为重,切不可擅自行动。”结果失去了突围的机会。

第二天一早,匪徒们端着枪,拿着棍棒押解着战士来到南戈壁的坎儿井旁。他们极其残忍地将战士用棍棒活活打死后,推到坎儿井里。副排长郭瑞华在棍棒下,大声吼道:“同志们,我后悔呀,是我害了大家呀。”有的战士挣断了绳子,双手紧紧抱着匪徒,用牙咬他们的耳朵,被匪徒生生把胳膊砍断。

最后只剩下刘银娃。一匪首见他是个孩子,人又长得漂亮,想收留他做儿子。匪首对他说:“看你是个巴郎子,留你一条性命,只要喊我一声爸,我就收你做儿子。”

刘银娃大声喊道:“我是你爹。你们这些坏蛋,为什么抓解放军?我们是来帮助老百姓搞生产的。”

一匪徒一棒子将刘银娃打倒在地。那匪首又说:“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喊我一声爹,我就放了你。”

刘银娃破口大骂:“你们这些土匪,给我当儿子我都嫌丢脸……”话没说完,一阵棍棒向他打来。刘银娃牺牲了,那年他才16岁。

一匪徒在后来的坦白交代中说:“没想到解放军都这么硬,宁死不屈,特别是那个孩子临死前的样子,吓得我做了好几天噩梦。”

下马崖的匪徒也接到了同样的诱杀解放军的指令。3月29日一大早,四五十个匪徒装扮成农民的样子,手拿砍土曼和绳索向战士劳动的地里走来。战士马占林觉得有些异样,就上前询问。匪徒说他们是帮助解放军来生产的。马占林从这些人的神态中感觉不对,就上前阻拦。这时,七八个匪徒围住了马占林。一匪徒说:“我们知道你是回族,我们是一家人。我们不杀你,和我们一起反吧。”

马占林佯装犹豫的样子,他见土匪放松了警惕,猛地从一匪徒手中夺过砍土曼,向他头上砸去。顿时,那匪徒的脑袋开了花。他一边抡着砍土曼,一边大喊:“土匪来了,快行动呀。”但这时已晚了,其他匪徒早已抢走了架在地头的步枪。匪徒们将战士们团团围住……

被五花大绑的解放军战士被押到杏园,惨无人道的匪徒将枪口对着我战士的头部,扣动扳机。他们将留守营房的两名战士吊在门前的一棵大榆树上,用沾了水的马鞭将战士活活打死。

3月30日:700多个土匪包围了伊吾

胡青山从淖毛湖回来后,连夜召开支部会议,他向大家通报了淖毛湖遇刺的情况。指导员王鹏月通报了伊吾县城发生的异样情况,特别是29日那天中午,太阳灿烂,照得雪地都刺眼,可一老头打着一只点燃的红灯笼在营房四周转来转去。战士猜测老头可能是个傻子。这一反常的细节引起胡青山的注意:县长亲自主持婚礼—大白天打灯笼,这些反常的情况是否预示着什么?特别是那老头是否暗示:这里太黑,要小心。会议最后形成共识:要提高警惕,营房加强警戒,与县工委保持联系。

30日拂晓,东方山头上刚刚露出鱼肚白,二连的出操号声便响起来,各排各班的战士们跑步来到操场,“一二三四”的号子声震落了稀疏的晨星。突然,从山头上射过一排密集的子弹,6名中弹的战士倒在地上。

“有情况,卧倒!”胡青山大声喊道。话音刚落,又是一阵枪响。“各战斗小组进入掩体,准备战斗!”胡青山命令道。胡青山毕竟是枪林弹雨中冲出来的战斗英雄,越是情况紧急头脑越清醒,他在掩体里用望远镜观察着。这时敌人已经占领了北山西侧碉堡和城南各山头碉堡,形成了对我居高临下的包围。北山是众山之巅,是控制县城的制高点,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北山碉堡。胡青山当即命令:

“周克俭!”

二排长周克俭高声喊道:“到!”

“你带一个加强排攻占北山制高点。”

“是!”周克俭带着28人并配备了两挺机枪、一门六○炮向北山冲去。

这时候由四十六团派到警察局的指导员孙庆林跑过来向胡青山报告:“县长艾拜都拉叛变了,他和众匪徒胁迫全县3000人上了山,电话线已被土匪切断。”

胡青山当即命令孙庆林将警察局和政府人员组织起来,协助二连投入战斗。

在机枪火力的掩护下,周克俭带着加强排火速攻到山下,沿着一条山沟向山顶爬去。可他并没有正面进攻,而是采取迂回的战术,这样可以减少人员伤亡。周克俭带领战士往北山南坡运动,他们沿沟攀缘了20多公里,终于靠近了匪徒占领的北山碉堡。突然,一队敌匪骑兵从他们面前斜插过来,短兵相接,分外眼红。周克俭一声令下,机枪、六○炮一起开火,手榴弹雨点般落在敌群中,只听匪徒一片鬼哭狼嚎。趁着敌人慌乱之机,战士康息灰带着一个战斗小组向北山碉堡发起进攻。他们在陡峭的岩石上奋力攀登,一鼓作气,攀到了山顶。这时候在碉堡中的敌人发现了他们,密集的火力喷射过来。排长周克俭命令重火力支持,在机枪、六○炮的支持下,战士们向碉堡发起冲锋。叛匪毕竟是一群乌合之众,哪见过这阵势,哭爹喊妈,纷纷逃窜。我解放军拿下北山制高点后,占领南山的敌人见势不妙,丢下碉堡逃之夭夭。

艾拜都拉在向伊吾县发起进攻前,是向尧乐博斯立下军令状的,他在山头杀马血誓:三天拿下伊吾城。他满嘴喷着酒气向700余匪徒喊道:“淖毛湖、下马崖的解放军被我们消灭了,解放军都是些娃娃兵,我们一个打他十个。杀一个解放军给十只羊,杀一个当官的给十块大洋。”说后,他骑着马指挥着200余名匪徒向我营房冲来,敌人杀气腾腾,气焰嚣张。

胡青山早料到匪徒会来的,他在掩体里用望远镜观察着,他一眼就看出敌人没有一点战术,骑着马、挥着刀、挤着疙瘩往前冲,这正是我“包饺子”的好机会。800米,他按兵不动;600米,他按兵不动;400米,他按兵不动。马速飞快,敌人见我们没有一点动静,更加嚣张,嘴里发出一声声怪叫,转眼到了跟前。战士们已清晰地看到马嘴里泛着白沫子,听到马急促的喘气声。50米,这是我打击的最佳距离。只听胡青山山崩地裂般喊了一声“打!”七八十枚手榴弹雹子般地落在敌人马队中,接着,机枪、冲锋枪吐出一串串愤怒的火舌。跑在前面的匪徒成片倒下,后面的匪徒由于贯性勒不住马,又被前面的死马死人绊下马来。土匪惯常骑马,掉下马他们就成了“瘸子”,成了我们的活靶子。敌人撂下三十多具尸体后,狼狈逃窜。

战斗一结束,胡青山的心就揪起来了。县城的群众被劫迫上山,使二连失去了群众基础;电话线被切断,就与大部队失去了联系(大部队在400公里以外的西线剿匪战场);刚才战斗中他从匪徒扔过来的手榴弹爆炸声中,听出是我军的手榴弹,敌人怎么有我们的手榴弹呢?他预感到淖毛湖、下马崖失守了。看来这是一场持久的保卫战。

趁战斗间隙,二连不分昼夜修筑工事,并连夜召开党支部会议和连、排、班长会议,向全连提出了“与伊吾共存亡”“为伤亡战友报仇”的口号,确立了“以守为主,待援为辅,各自为战,独立作战,保存实力,消灭敌人”的作战方针。在兵力部署上,将主力配置到各制高点上,营房由各班抽调人员和炊事员、轻伤员守卫。为了使各战斗点之间保持联系,战士们还修了暗道,相互贯通。

这时,警察局指导员孙庆林报告,经搜查,全城只留下两人,一是一个小男孩,一是皮鞋匠的老婆,那女人既不跟土匪上山,也不到警察局,说死就死在家里。胡青山问:“她家住哪?”回答说住在补给站旁边。胡青山一听立刻引起警觉:这是不是又是敌人的一个阴谋,安插她做内线,由她家作为攻击补给站的据点。胡青山命令强行将那女人拉到警察局。以后的几天证明,她确实是敌人的内线。

4月5日:敌人向警察局发起进攻

4月5日,200多名匪徒在艾拜都拉的督战下,又向县城发起进攻。这次他们改变了进攻目标,避开二连营房,直接向警察局攻击。警察局的50多名警察、政府工作人员在孙庆林的指挥下,英勇抗击着。但他们的战斗力明显不如二连,敌人很快就占领了警察局的仓库和两座碉堡。警察局仓库与二连营房只隔两个院落,情况十分紧急。胡青山抱着一挺机枪,带着一个班增援警察局。敌人显然发现了他们,用火力封锁。他们只得隐蔽在一堵墙后。这时敌人见解放军的增援上不来,气势更加嚣张,其中一个名叫吐克迪的匪徒跳到仓库的屋顶上,摇着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高喊:“淖毛湖、下马崖的解放军已被我们消灭了,你们快投降吧,如不投降,我们的马蹄将踏碎你们的脑壳。”胡青山的肺都要气炸了,他与国民党的军队打了30多场仗,还没见过如此张狂的敌人。他命令道:“一排长,把那狗日的旗子给我打下来,别脏了伊吾的天空。”只见一排长李振江接过机枪,不慌不忙,瞄准后一个点射,那匪徒像只死羊一样从屋顶上掉下来,那面脏旗子随他一道落下来。这一枪吓得匪徒大叫起来,乱作一团。这一枪振奋了警察局的战斗人员,他们高声喊道:“解放军人人是神枪手,伊吾的天变不了,你们的末日到了。”胡青山抓住战机,带着一个班的战士冲了上去。敌人在我手榴弹的爆炸声中,死的死,跑的跑。另外的躲进他们占领的碉堡里。李振江说:“营长,干脆用六○炮把碉堡轰了,让土匪坐坐’土飞机’”。胡青山说:“那可是我们的碉堡,炸了多可惜。我们就来个关门打狗。你带领警察局的人守住碉堡,出来一个’解决’一个”。

这时候一战士报告,敌人又向补给站发起了攻击。补给站库存有大量的武器弹药,如果失守,那可是二连的灭顶之灾。胡青山抱着机枪又一阵风似的向补给站冲去。这时,100多匪徒冲到了外壕,打死了我两名战士,另外4名战士被火力压在战壕里。胡青山带领一个班的战士如猛虎呼啸而来,一排手榴弹甩过去,一串串机枪、冲锋枪子弹射过去,敌人一下乱了阵脚,战壕里的战士趁机反击,敌人背腹受到夹击,纷纷逃窜。守卫补给站的战士报告,敌人刚开始并没有直接攻击补给站,而是往皮鞋匠家里冲,有人还喊着那女人的名字。战士用火力封锁了那个院落,才使得敌人的阴谋没有得逞。胡青山暗自庆幸采取了果断措施—将那女人强行拉到警察局。他将那个班留在了补给站,自己来到警察局。这时,他看到李振江带着警察正爬在射击口前观察,就问碉堡里的敌人出来了没有?回答一个也没有出来,只是有几只羊在走动。胡青山好生纳闷:全城的人和牲畜都被土匪裹挟到山上去了,怎么城里还有羊?他用望远镜一看,全明白了。他从一警察手中接过一支步枪,一扣扳机,那“羊”一头栽倒在地上,接着又是一枪。这时那群“羊”突然站起来,慌不择路,四处逃窜。大家这才明白了,原来匪徒反穿羊皮大衣在偷偷逃跑。这时,所有的武器一齐开火。胡青山一声大吼:“同志们冲呀!夺回我们的碉堡!”

碉堡又回到了战士的手中。这场战斗从凌晨5时一直打到上午10时。7天过去了,伊吾仍然牢牢控制在解放军的手中。

二连的战士并不知道,我四十六团的指挥员失去了与二连的联系后,派团参谋长王谡录带着一支300余人的队伍前来增援。在5日当天,部队抵达下河时,派出带路的老乡和侦察兵去侦察。尧乐博斯早已料到解放军大军会来增援,所以在沿途布置了很多由土匪装扮的老乡,散布“伊吾的解放军全被消灭的”谣言。部队在白杨沟待命,并修筑简单的工事。侦察兵和老乡的报告是一致的,王谡录信以为真。白杨沟四面环山,沟壑纵横,地形对我极为不利。就在这时,四面山头的匪徒突然向我军发起进攻,部队在不明敌情的情况下,只得仓促应战,边打边退,退到一片开阔地带—这在军事上犯了大忌。敌人的骑兵向我冲杀过来,我军伤亡惨重。王谡录带着部队冲出突围,回到哈密大本营。他向团长任书田报告:“伊吾沦陷,二连全体壮烈牺牲。”

听到这一消息,任书田大发雷霆,坚决不肯相信。二连全体阵亡?要知道这是一支从红军时就没有打过败仗的部队,什么样的战斗他们没打过?特别是胡青山,是全军威震敌胆的战斗英雄,难道他会败在一群乌合之众的土匪手下。不相信,坚决不相信。这一情况报到师里,师长吴宗先、军长罗元发都不信。一致认为情报有误。师长命令四十六团做好再次增援的准备。

再说围困伊吾的艾拜都拉匪徒在遭受到两次重创后,死伤过半,元气大伤,一时也不敢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只得趁着夜色搞些骚扰偷袭。我二连指战员针对偷袭,用“八二”炮弹改装成“地雷炮”,布在碉堡、工事前沿,炸得敌人心惊胆战。

伊吾一时平静下来。胡青山知道,这是下一场更加残酷战斗前的平静,不得有一丝轻敌。战斗已经持续了7天,有的战士在这几天里都是抱着枪睡在战壕里,土匪切断了水源,制高点碉堡的战士几天没有喝过一口水,以雪当水。胡青山作出一个决定,让连里的枣骝马给山头碉堡里的战士送水。这是一匹经过战斗锻炼的神马,它驮着山下战士灌满的水桶,沿着一条隐蔽的山道,向山上走去,这时如果土匪阻击,它就咴儿咴儿发出信号。山下炮兵班长牛怀亮听到后,“六○”炮就发挥了作用,一发发炮弹准确地落在敌人的阵地。山上的战士将水倒出后,枣骝马再驮着空桶下山来。枣骝马不但运水,还运送弹药。伊吾保卫战胜利后,枣骝马荣立三等功。

从4月5日到4月15日,土匪一连送来六封劝降书,说他们打败了解放军的援军,他们又集结了三个团共1.5万人,困也要把二连困死。特别是在夜里,敌人赶着成群的牛羊从我碉堡前过,成群的土匪骑着马在我碉堡前骚扰,并发出一种怪叫声。起初有些新入伍的战士被这一伎俩吓住了,夜里站哨一听到怪叫声就甩手榴弹,有人连导火索都没拉。针对这一新情况,连队党支部召开会议,决定不轻敌,不麻痹,识破敌人的阴谋,坚决战斗到底。各排长回到战斗点后,立即召开战士大会。指导员王鹏月将伊吾县的户口簿拿来让战士自己算。战士一看一下都明白了:伊吾全县共有3000余人,妇女1600余人,老人400余人,孩子500余人,再除去看守牲畜的,能参战的青壮年最多500余人,加上他们拉来的国民党散兵游勇和其他地方的土匪,最多超不过1000人。而敌人枪少,两人一支,会打枪的也就是三四百人。有的班还研究总结了敌人的优劣势:敌人三大优势:一、个别土匪打枪准;二、善用“麻雀战”,发出一种怪叫;三、善骑马,进攻速度快。敌人的七大弱点:一、敌人缺少重火力;二、怕死,把最嚣张的那人打下马,其他人就哭爹喊妈;三、组织力不强;四、落马后跑不快,一枪一个;五、不讲战术,一窝蜂往前拥;六、特别怕解放军的机枪和“六○”炮;七、弹药少。

根据各班讨论的情况,连里适时将我库存情况向战士通报:我库存粮食千余石(1石等于10斗,1斗等于10升,作者注),可供全连和警察局所有参战人员吃3年,有子弹12万余发。坚持一年半载没问题。战士们信心倍增,情绪高涨。

4月15日:敌人孤注一掷,发起第三次进攻

又是一大早,敌人的第三次进攻开始了。与前两次不同的是,这次是兵马未动,火炮先行。他们用从我们失利援军那劫来的“六○”炮向伊吾县城炮击,一发发炮弹在城区爆炸。二连战士隐蔽在掩体内一动不动,静静地观察敌人的动静。一阵密集的炮击过后,敌人认为二连战士都被炮弹炸死了,一窝蜂地向我南山碉堡发起攻击。在距我碉堡100米时,七班长发出“打”的命令,一时间一颗颗手榴弹在敌群中开花,一发发子弹射向敌人。我营房炮兵班在牛怀亮的指挥下,向敌“六○”炮阵地发起炮击,只几发炮弹就把劫来的“六○”炮炸哑了。接着,我炮班又将炮口对准向我南山进攻的敌群,只听敌人一片哭喊声。我七班战士趁势出击,将敌人打退。但很快,敌人又增加了兵力卷土重来,这次他们进攻的速度更快了,匪首艾拜都拉像赶羊群一样用鞭子抽打着,如有后退者当场毙命。我南山碉堡没有顶盖,接近碉堡的敌人向碉堡投手榴弹,一颗落进碉堡里,冒着白烟滚到战士们的脚下,一位战士抓起就扔了出去,手榴弹在空中爆炸。一会儿,连着两颗扔进来,战士白连成刚抓起还没投出去,手榴弹就爆炸了,他的右手被炸掉了。而另一颗也爆炸了,我9名战士有8人被炸伤。副指导员罗忠林一下站起来,一颗接一颗地向敌人投着手榴弹。手榴弹投完了,他一会儿用机枪扫射,一会儿用冲锋枪还击,抓住什么武器就用什么武器打。他一边打,一边喊:“人在阵地在。”战士张德录脖子被手榴弹炸得鲜血直流,这时,他从地上爬起来,操起武器就打。

这时,胡青山在营房指挥部大吼一声:“共产党员过来集合。”

话音刚落,指导员王鹏月、神枪手李振江、三班长杨风山、九班长杨成保、八班长杨善、炊事员、司号员……呼啦啦一下站出11人,他们像堵墙站在胡青山面前。

胡青山的脸都凝固了,双眼血红。他斩钉截铁地说:“同志们,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伊吾保卫战成败在此一举。”说着,他一下举起拳头,高声喊道:“为牺牲的战友报仇!”“誓与伊吾共存亡!”这11人跟着营长高声喊道。这时,胡青山顿了一下,对王鹏月说:“你留在营房指挥,万一我牺牲了,由你和孙庆林接替我的指挥权。”说完,11名勇士向南山冲去。敌人的目的非常明显,就是要拿下我南山碉堡。一部分敌人已进入我碉堡前的壕沟,将我战士死死堵在碉堡内,一部分敌人则在半路阻截我援兵。所以,11名勇士被火力压在山下。胡青山目测了一下距离,命令大家将标尺定到400米。“瞄准了,打当官的,打气势嚣张的。”随着“呯呯”一阵枪响,七八个敌人应声倒下,另外两个捂着流血的伤口哇哇号叫。一匪徒边跑边喊:“解放军的神枪手来了,解放军的神枪手来了。”敌人像炸了群的羊,四处逃窜,就连围攻我碉堡的敌人也如惊弓之鸟。胡青山一声令下,11名勇士端着武器边扫射边冲锋,敌人见神枪手冲上来了,慌不择路向后山逃窜。

以后,敌人再也没敢发动大的进攻,只有小股土匪夜间骚扰。针对这一变化,二连战士开展大练兵活动,练习夜间瞄准,提出“瞄不准的不打,远的不打,节省子弹才能杀伤敌人”。还练习夜间听力和夜间视力。一个多月的战斗,战士的鞋不是露着脚趾头,就是露着脚后跟。战士们拣来牛皮,自己动手做鞋。衣服破了,就剪下一块被面子,用羊毛捻线补衣服。四班侯志贵用羊毛线和牛皮做了一双线钩帮、皮做底的鞋。战士们说:“现在土匪围困我们,等我们大部队剿匪腾出手来,看怎么收拾你们。”

5月7日:大部队前来解围

5月,巴里坤大草原降了一场罕见的大雪,雪花一团一团往下落,把个伊吾捂了个严丝合缝、里外不通。艾拜都拉乐了:“这场大雪是胡达送给我们的礼物,解放军都是从内地来的,不会骑马,这样的大雪天,要想增援伊吾,那就是送死。”艾匪下令:“杀羊煮肉,我们要看着二连的娃娃兵困死在伊吾这座死城。”匪徒们冲进老百姓的羊群专挑肥羊抓,羊主人稍有不满,就拳打脚踢。无助的百姓气得咬牙切齿,说,如果几个月打不下伊吾,我们的这些羊还不都被他们吃完了。土匪们在后山吃肉喝酒,醉得一塌糊涂。装满一肚子酒肉的匪徒像一条条骚狗只往百姓毡房里钻,撵得丫头哭喊着到处跑、到处躲。

艾拜都拉做梦都没有想到,就是在这样的大雪天,一支解放军的增援大军悄无声息地直插伊吾。

第一次增援失利后,军、师、团首长都不信二连会全部“阵亡”。六军军长罗元发命令四十六团团长任书田,再次组织救援。东西两线大军剿匪均告大捷,使得四十六团终于腾出手来攥紧拳头狠狠打击艾拜都拉匪部。罗军长还将五军(原民族军)四十团三营调到四十六团,以配合作战。这是一支骑兵,骁勇善战,适应当地气候。5月6日,一支2000余人的大军向伊吾扑去。

大雪确实给我援军造成诸多麻烦,四十六团官兵冬装单薄,行军时还好些,可夜间宿营时,不少战士冻伤了耳朵和脚,穿在脚上的鞋也冻在脚上脱不下来。民族军熟悉当地的气候,都带着毡筒、皮靴和大衣。这时,他们将大衣、毡筒送给汉族战士,起初,汉族战士不肯要,他们就说,解放伊吾是我们的共同任务,你们冻伤了,伊吾怎么解放?感动得四十六团战士直掉眼泪。

第二天一大早,四十六团团长任书田、四十团三营营长司马义诺夫站到山头观察地形,司马义诺夫正举着望远镜看时,只听“呯”的一声枪响,望远镜被打得粉碎。再一看,相邻的那条雪沟里扎着密密麻麻的帐篷。原来我们和匪徒隔着相邻的雪沟住了一夜都没有发现,真是冤家路窄。任书田一声令下,三营的骑兵首当其冲,副排长马合木提带领全排担当尖兵任务,他们骑着马排成“A”字型,如一把利箭射向匪营。四十六团的炮兵“发言”了,一发发炮弹落在敌营。敌人做梦都没想到,这么大的雪,解放军的娃娃兵居然从天而降?正在他们蒙头转向时,马合木提的尖刀排到了,他们挥舞着马刀,左右开弓,奋力劈杀。转眼,大军赶到了,没费什么工夫,就全歼这股匪徒。从审讯俘虏的口中得知,伊吾还在二连的手里。任书田笑了:“我说嘛,我二连怎么就会这么轻易地’阵亡’呢?要知道,二连可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任书田第二道命令下达:向伊吾全速前进!

5月的一场大雪,也给守城的二连带来了不少麻烦,战士的棉衣棉裤都很单薄,爬在掩体里,浑身冻得直哆嗦,不少战士冻病了。再说,雪白的原野刺得战士直流泪,一些战士得了雪盲症。土匪惯用“麻雀战”,胡青山担心那些“披着羊皮的狼”偷袭我阵地,他让战士瞪大了眼睛观察。

这时,一位战士报告:土匪援军来了,已经到了我前沿工事边。胡青山大声下令:“人在城在,人亡城亡,绝不后退一步!”

四十团三营尖刀排的战士全是维吾尔族,还戴着新疆三区革命时的军衔。胡青山在望远镜里一看,果然是“土匪援军”。“准备战斗!”他又一次下达命令。

尖刀排马合木提一看二连战士的枪口都对着他们,知道误会了,忙摘下帽子摇晃着说:“二连的同志们,我们是增援伊吾的解放军。任团长在后面,马上就到。”

这时,任书田团长和司马义诺夫跑过来。胡青山一下从战壕里跳出来,挥舞着胳膊,大声喊道:“团长来了!团长来了!”

二连的战士们欢呼着,与营长一道迎了上去。

胡青山紧紧抱着团长,泣不成声。

任书田拍拍老部下,说:“你是英雄呀,二连的战士是英雄呀。”

战士们跳着喊着:“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艾拜都拉是条狡猾的狗,一看这阵势,带着残兵败将向“八大石”逃去。任书田下达命令:“部队全速追击。”

胡青山请求二连全体参战,为牺牲的战友报仇雪恨。团长理解战士的心情,同意他们参战。

40天的伊吾保卫战结束了。二连的战士又投入到新的剿匪战斗中。

5月19日:彭德怀总司令发来嘉勉电

5月19日,我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向四十六团发来嘉勉电,全文如下:

四十六团副营长胡青山同志转二连全体同志:你们在伊吾保卫战的报告,我已收到。你们被乌斯满、尧乐博斯土匪包围40余日,匪众我寡,在你领导下的二连同志们,打退了土匪7次猛攻,并给予匪徒以极大的杀伤,使匪终不得逞。你们这种坚强、勇敢,能够克服困难,善于学习的精神,是不愧为人民解放军的称号。望你们今后继续发扬这种顽强、英勇的精神,彻底、干净、全部歼灭乌斯满、尧乐博斯匪徒。为保卫新疆人民的治安而光荣殉职的指战员永垂不朽!

不久彭总到新疆视察工作时,特地来到哈密,听取了十六师师长吴宗先、政委关盛志同志的汇报。当即命名二连为“钢铁二连”。剿匪结束后,西北野战军司令部传令嘉奖二连,并授予胡青山同志“战斗英雄”光荣称号。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扑克之星亚洲版6UP官方网址:https://ps281.com

一网在手 要撸不发愁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进入5M导航
bodog.one)Bodog博狗网址导航,Bodog博狗备用网址网站欢迎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