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og.one】与老妈的春夏秋

【Bodog博狗新闻报道】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春 这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季节,是一个充满了荷尔蒙的季节,一个偶然,
于是一 切都开始发生了,仿彿充满着无限制的希望;于是我心底的种子也开始发芽了, 萌发,成长,然后枝繁叶茂,开花结果,是
真的要结果了 我一位普通西部四线小城市普通职员,15年毕业,从小
就没有什幺远大志 向,只想在我们小城市,守着老爹老娘过平淡过一生,本就
觉得生活不易了,想 着就不要让自己过得很辛苦了,老妈常说,家里就你一个孩子,想着好好培养, 长大了远走高飞,谁知道你长大了,反而更回到了你妈的身边。

15年毕业后,家里面找了些人,托姨夫关係,走了个流程,进了一清闲的 政府部门,混了个饭碗;父亲是某烟草类国企管收购的小领导,母亲是一名幼儿 教师,在我们家自己的幼稚园当园长,快五十岁了,每天有事就去幼稚园看看, 没事就在家,平淡无奇。
如果没有那事情的话,也许真的就简简单单一辈子,娶
妻生子,陪着老爹老妈在这个小城市过完一生。。。

2018年刚过完元宵节,新年刚开工,单位部门聚餐,单位几个老油条吃 完饭,嚷着去找妹儿耍,小狼一向对这些活动不感兴趣,但毕竟一个部门,低头 不见抬头见,人家说要去,也不能直接说不去,这样 容易让人家觉得不合群, 那就起个哄,一起吧,到了地方,是个洗浴场所,总共四楼,刚进一楼大堂,一 位熟女服务员,大概四十来岁的大姐,带着几个年轻的小伙服务员便迎了上来, 大概是经理吧;没等服务员说话,几个老油条直接就说「天上」,服务员也不再 吱声,便要带着去四楼,我藉口说,「喝酒难受
,先洗洗」,套句老油条们的话
「请吃请喝,不请X! 都到地方了,自己招呼自己哈,老子先下个汤圆」,老油条们也不多言,笑闹着跟着服务员去了四楼。

我见状,今晚也没啥活动了,那赶紧跑路吧,其实,出学校工作也快三年了 ,这样的事情也见得很多了,这种事情人之常情,是社会的不能说的规矩了吧, 只是不能摆上檯面而已,其实谁都知道是怎幺回事,自己也动摇过要不要和他们 一起,毕竟这种事情大学毕业后,再也没有过了,(那是和那位实验室老师故事 ,毕竟不是一个城市,以后有时间再慢慢讲吧,)只是自己,一觉得不乾净,二 觉得不安全。
便从没有过一次。
出了洗浴中心大堂,路边拦下辆车便回家了。 可能是因为那位熟女经理的缘故,加上喝了一点酒,多少有些冲动,就想着
赶紧回家吧!
这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打个车十分钟后到家了,到家已经快十一点了。 在车上时开着窗,脑袋被风
吹的清醒了一些;口乾舌燥,已进家门,就听见客厅里,电视放着晚间的泰国肥 皂剧,不用多想就知道是老妈在看,也只有老妈会大晚上的在客厅看这幺
无聊的 泰国玛丽苏肥皂剧了吧;肯定看着看着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估计全天下老妈都 这样打发无聊时间吧。 在门口,边换鞋边说了声:「我回来了」;就径直去了厨房,打开冰箱,拿
着一罐可乐大口大口的就喝上了。
厨房门口传来了老妈的声音:「喝酒
了? 吃饭了没得嘛? 我给你热一下吧!
」 「不用了,妈,我吃过了
」 「外面的能有家里面的吃得好? 微信上都说了……」然后便是一
堆从家族群里面看到的某营销号的论调,边说着就要去冰箱里,拿东西。

「我真吃过了,」我回应着就抢着去关冰箱的门,就站到老妈的身后,老妈 想去拿冰箱下层元宵节包好的饺子,忽然一弯腰,屁股就贴上了我的小弟上,刚 好两片屁股就夹着小弟弟,老妈穿的是灰蓝色的蚕丝睡衣裤,感觉好滑好软,小 弟弟马上有了反应,但没有立马立正致敬,老妈也应该有感觉到了,彼此都楞了 一秒左右,老妈马上直起身:「不吃就算了,是我愿意给你做啊?
」就转过身来
,我也识相的后退了两步,老妈看着我手上的可乐:「少喝点这东西,杀… .;对身体不好;不吃就快去洗洗嘛。 早点睡」说着就又回到了客厅,坐沙发上
继续看肥皂剧去了;看着老妈欲言又止,像个小姑娘,多少还有些可爱。 为了缓解尴尬,想说说话,缓解一下气氛,就跟着老妈去了客厅,老妈倚靠着侧躺在正对着电视沙发上的。

我走过去,在旁边坐下:「我爸睡了? 」

「明天要去隔壁市收烟叶,早睡了,剩下你老妈我一个人打扫卫生,这家一 天天的给你们造的,你也不说回来找点帮哈忙

」, 「哎哟,,呵呵,您老人家辛苦嘛
,,」 「哟,讲啥子你都不爱听,喊你少喝点酒了,一个月都要聚几次餐,每次都 喝酒,小小年纪,身体不要了? 你啊,给你说了好几次来了,你气管不好,少喝
点酒,少喝点酒,你就是不听,和你爸一个样,拿我的话当耳边风
」 「哎呀,这不是因为部门聚餐咩,大家都喝,你不喝,显得不合群
嘛」 「每次讲你,你都一堆大道理等到 我,你要是早能听我的
,你不至于在这个 小单位,你老爸,动了好多关係才给你找到的,让你去xx农场(应该有狼友懂 是什幺单位的嘛),都打好招呼咯,你不去,给你讲,人家
单位一进去就分房子 咯,好多人
想去都去不到,,」 「哎呦 ,那个地方远得很,回家不方便,家里就我一个子,家头如果有些啥子事情,赶都赶不回来。 」

「我和你爸爸,不需要你担心,你个人招抚好你个人就行,你要听我的,现 在我早都抱上孙孙咯,你姨妈给你介绍的哪个姑娘,你和人家聊不得嘛? 」
每次谈话必然绕不开的话题,终究还是被揪出来。 「哎呀,聊咯,慢慢的来嘛,这东西,急不来的嘛」
「急不来?

刚毕业,喊你赶紧考单位,你说不急,你看你三舅家姑娘和你一年毕业的,人家工作有了娃儿也有了,每年过年过节那位亲戚不给你介绍,你
个 人就像一分钱的事情都没得
,,,,」 老爸老妈卧室传来了老爸的呼噜声,我起身去把老爸老妈卧室门关上。

老妈:「每次讲到这你都不耐烦,我也不爱讲,但是这次这个姑娘,不允许你给我马二虎癡的敷衍过去,聊是要聊,见也要见,必须非我抓到起,,,,」 可能酒精的作用也上来了,我浑身燥热,拿过可乐,大口喝着, 老妈:「喊你少喝点可乐,对年轻人不好,,,,」 老妈:「晓得你不爱听,喝多酒对身体不好的,可乐也不能喝多,你还年轻 ,对以后的娃儿不好啊,你啊,快找个女朋友,赶快结婚,
给我生个孙子,我就
享清福了。 我也不念你咯,」
可能酒精的缘故,接着厨房里面的胆子:「老妈啊,我还是很强,,,,状 的,生孩子没问题的了,你就等着抱大胖孙子
吧」 「你就会哄我,你倒是找个老婆,生一个出来啊,纸上谈
兵,」 回过头,看着老妈,斜靠着沙发靠背。 双手交叉叠放在胸前,俨然一副严母
的模样;老妈头髮不长,到肩膀,剪着中年妇女特有的中长髮,带着一些卷,脖 子上带着一条细细的银色项鍊,凸显出一丝丝中年妇女特有的温柔华贵气质
,( 那是 我临近毕业那年用半年实习工资买的,原本打算送给那位实验室老师的,但 是直到毕业离校了也没有送出去,回到家后,就给了老妈,
老妈似乎很喜欢,总 是戴着);胸前被睡衣的蕾丝遮挡,项链小小的吊坠在灯光下
闪着光,很好看, 老妈的胸不算大,但双手插在胸前,显得比平常圆润了些;老妈的身材保持的还 可以,肚子上有一些赘肉,但不多,在睡衣下也看不出来,小腿匀称白皙,脚趾
头上涂着淡淡的透明指甲油闪着少许亮片。 空气中有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和老妈一丝非常非常淡的特有味道,这种味道从小时候吃奶时候就有,我总觉得嗅觉
是 有记忆的,而且比大脑里面的任何一种记忆都清楚和持久,这味道一
直在到现在 ,这味道像奶香,但又不是奶的味道,一闻到就感觉很温暖,是老妈身上特有的 味道,我在任何女人的身上都没有闻到过。 平时虽然也爱慕过老妈,但是老妈一絮叨起来,那种爱慕的情感就被压制了下去,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吧,就是觉得今天的老妈特别的好看。

我轻声叫了声:「妈,」

老妈絮絮叨叨停了下来「嗯?
」,看着我
「妈,我可以靠你身边不? 」
老妈起初有些惊讶,楞了下,坐直了身;我移坐到老妈旁边,把头靠在
老妈 肩膀上,老妈身上特有的淡淡味道混合着沐浴露的香的飘进了我的鼻腔,让我更 感觉温暖,记忆在鼻腔里面分辨挑选着来着老妈特有的香。 老妈见我不说话,身体微微转动一下,老妈一转身,我的头靠在了老妈左肩
和胸之间的位置;右手伸过来摸着我的脸,左手绕到我的后背,轻轻拍着,
轻轻的问:「你扎个咯?
我也不是要急到催你结婚,只是你爸和我老咯,你个人的事,自己要抓紧,我们陪不到你一辈子啊

」 「妈,我想你幸福,道理我都懂,我只是
,,,」 「你二十多岁咯,还是这幺粘你妈啊,这样咋个找媳妇哟? 」
「妈。 从小我就粘你,就想长大了,有出息,好好孝顺你,都二十多咯,还让你操心」说着头就向下,靠到了老妈的大腿上。

老妈摸着我的头,轻轻的薅动着我的头髮:「妈永远是你妈,不求你大富大 贵,有什幺出息,你能好好的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妈就很满足了」 躺在老妈的腿上,嗅着老妈的气息,心裏感觉很安全 很温暖:「妈,我要你 幸福」 「好啊,那你赶紧娶个媳妇,生个娃儿,让我享享清福嘛」 我坐起身,看着老妈的脸,这两年老妈的眼角也开始出现鱼尾纹了,右手搂 住老妈的右肩, 顺势将老妈搂到怀中,可能从小和老妈比较亲密的关係,加上刚才的话,老妈只是楞了一下,也没有挣扎,就靠在我的胸口。

「妈,我爸这幺多年都只想着工作,我也没帮上忙,家里好多事情,都是你 在打理,你辛苦拉,」 「你啊,看来今天是喝了不少,说这幺多良心话,平时不见你行动表示一下 ,好拉,我去给你整杯蜂蜜水」说着,老妈便要起身去厨房。

我起身,从后面一把将老妈抱住; 老妈:「你爪子,让隔壁邻居看到,人家扎个想」 「妈,我们家这个户型隔壁是看不到的,而且你窗帘都拉上了,再说了,看 到能爪子,儿子抱老妈,又没有规定不允许;」 我:「妈,我就想你幸福,我想亲你」 「呵呵,都好大的人了,还这幺粘你妈啊」 「妈,亲一下?

「滚,不得正形

」 「妈,就一下,好不好,保证给你找个好媳妇
回来」 「哎呀,不得行,算啥
子嘛」 我一把将老妈转了过来,一时间和老妈四目相对,老妈有些俱足
无措,有些 被吓到了,眼睛瞪的大了些,露出出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 我个子随我妈,没有我爸高,但毕竟是男生,比我妈高些,和老妈站一起,
倒是比老爸和老妈般配些。

「妈,我爱你」便双手捧着老妈的脸,亲了下去,一瞬间,只感到老妈柔软 的嘴唇,和下嘴唇一些细腻的唇纹,鼻腔里面也瞬间涌入老妈特有的体香气,比 以往任何时候都浓烈,几秒后,我将捧着老妈的手,顺势向下,将老妈搂住,老 妈没想到这个吻这幺突然,没过多挣扎反抗,,我感觉到了老妈鼻子里面的鼻息 ,从我的嘴角吹过,看来老妈放鬆了下来,将手从我的臂弯下绕到我背后,轻轻 拍抚着,我是感情至上的人,多年对老妈的爱慕之情,一瞬间,全涌了上来,将
老妈抱的更紧,生怕逃脱,恨不得融进老妈的身体里。

和老妈紧紧拥抱着,胸口感觉到被老妈的胸部紧贴,下面就有些激动,肿胀 起来,紧贴着老妈的小腹部,老妈肚子有些赘肉,有点柔软的;同时,我想舌头 伸进老妈嘴里,刚碰到老妈的牙齿,老妈便一把将 我推开,后退了几步说:「好 咯,你,,,满意咯,赶紧洗漱,早点睡吧」 「妈,我,,,」 「好咯,你莫多言,早点休息」说着,便转身,去了卧室 我眼看着老妈去了卧室,
情绪也平复了一些,就去浴室洗了个澡,被水流沖打着,脑袋也清醒了一些,自己是怎幺想的哦,做出这幺冒险的举动,明天咋
个 面对老妈哦,老妈给老爸讲的话,那我岂不是要嗝屁啊,越想越怕;洗完后出来 ,瞟了一眼洗衣篮,里面一条黑色的老妈的内裤,老妈的贴身衣物,
那是我青春 期的美好回忆啊,曾经也和老妈做过一些暗地里面的斗争啊,老妈也有些妥协, 想来老妈也多少有些随着我的意的吧;直到高中后才转移了视线。 多年后回想也
许就是从那时起对老妈有这种非分之想的吧。 回到自己房间的房间,顿时睡意袭来,倒在床上边睡了
过去。
因为是星期六,又是元宵节假期,起床已经中午十二点了;被尿意憋醒,迷 迷糊糊的出来房间,上了厕所,经过厨房发现老妈在準备午饭,蹲在厨房地上, 在削着什幺,老妈浑圆的屁股,加上灰白色的裤子,更凸显出屁股蛋的丰满,我 走到厨房门口,喊了声:「妈,我爸呢?

「一早就走了,说是去隔壁市收烟草
」 「他们单位元宵节,也不放假咩? 」
「哪个晓得市真的还是假的哦,鬼二哥,晓得是真的出差,还是和哪个不
三 不四的人混一起哦」,说着就站了起来,转过身,在水池里面洗东西。
「妈,你就不担心,我爸在外面招花引蝶咩? 」
「哼,他哪个样子,哪个要哦,而且真的外面有花蝴蝶咯,都着把年纪咯,
还能离咯咩? 不给我惹麻烦就好哦」
「哟,妈你讲的这是那样话」说着便进了

厨房 我说:「来,妈你放到,我来做吧,你休息
哈」 「你来做? 太阳打西边出来咯? 莫捣乱,」
「哎呀,你辛苦一早上了,我来嘛」说着就从老妈背后去解围

裙 「好嘛,我今天看你做一盘嘛」说着就将围裙取下,套到我头上,手从我前 面绕到我身后,帮我将围裙系上;不知是老妈故意的还是无意的,用这样一
个姿 势帮我系围裙,老妈的头几乎靠到了我的胸前;我的鼻子里几乎就全是老妈洗髮 水的味道和老妈的香气,我吸了一口,说了声:「老妈,
你真好闻」 「没正形, 哪里有儿子和老妈这幺讲话的」说着老妈就转到了一边,取下另
外一个围裙,开始切起菜来。 「真的,昨天晚上你身上的味道,让我一晚上都没有好好睡着」
「你乱讲哪样?
给你讲,昨天是喝多了,你莫到处给别个乱讲哦,哪里有儿
子对老妈子这样的
」 「哎呀,我晓得,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绝对不乱
讲」 「啥子秘密哦,昨天的事情,过咯就过咯,就莫要乱
想咯」 我附和着笑着:「老妈,你和我爸好久没有哪个咯? 」

「你个龟儿,皮子痒咯咩? 这是你该问的咩」
我笑着:「不是得,老实说昨天哪个吻,咋个样,老妈你是不是也有点
激动
咯」 「你给我正形些,一天胡思乱想那样,你有本事找个婆娘回来啊,居然打你 老妈

的主意」 「都是成年人咯,老妈
你还害羞啊」 「你是我儿,我是你妈,
本就不该那样作」 「那,我抱你的时候,你为啥子不开躲嘞? 」我放下手中的莴苣转过身,看

老妈 老妈也转过身,看着我,脸红了些「我
,,,」 「妈,我爱你,再亲一下
嘛」, 「亲啥子,赶紧找婆娘,亲你

婆娘去」 「妈我就要亲妳,你做我婆娘嘛! 」说着,将头伸了过去,快速在老妈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老妈有些震惊,又紧张,嘴唇轻微颤动,就像初恋的情人们一

, 回过神来,老妈举起拳头,做要的我的样子:「没打没小,好咯,赶紧做菜 ,

都饿咯」 便低着头,红着脸,继续接着切菜,像极了初恋的小女生。 午饭时,相对无言,但老妈似乎又回到了母亲的位置,为我盛饭夹菜,只是不敢看我的眼睛。

吃完饭,和老妈收拾完碗筷,老妈在前,我在后,刚出厨房
门。

老妈轻声说:「你,莫这样对我,我是你妈,不是你婆娘,你好生找个婆娘 啊,」 我笑闹着说:「妈,你作我婆娘嘛」 「你又讲胡话,哪有老妈给儿作婆娘的哦」 「妈,你作我婆娘一次好不好,」 「你,,」 此时心底里面对老妈多年的情感一下全涌了上来

没等老妈说完,我就一把讲老妈从背后搂住;
我将头埋进老妈的颈部,大口大口的亲吻着老妈的脖子,老妈有些挣扎,
转 过身推着我的胸口。 老妈:「淩儿,你冷静点,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不回答,一把将老妈搂抱得更紧了些。
「妈,你就给我嘛,
我爱你」。 老妈听了这句话,身体有一丝颤「儿啊,可是我是你妈啊,你为喃会对我有
这样的情感啊?
」。 我离开了老妈的脖子,和老妈四目相对,原来老妈也长了白头髮了,原来老
妈的鱼尾纹也开始显现了,原来老妈也有些老了。
「妈,我不晓得,我从小就粘你,也不晓得从喃时候开始爱慕你,可能是你
最近老是催我找媳妇,我才从心里面发现,我最爱的人,最想陪伴的人,原来
就 在我眼前,就是你,我的老妈」。

「我从小太惯着你了,太溺爱了你,总怕把你宠坏,怕你任性妄为,怕你闯 祸害了人」;然后说着两只手绕到我后背,轻轻的抱着我,轻轻的抚摸着,「终 究没有惹出什幺大祸,现在你长大了,老妈就希望你能成家立业,老妈是陪不了 你一辈子的」。
「妈,我答应你,今年给你带回来一个儿媳妇,明年结婚,只是妈你要明白我想陪着到老的人是你啊」。
「你能把心里的话讲出来,妈很感动,你对妈的心,我也了解,只是你要将自己的重心摆正,少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这算是老妈的拒绝嘛?

「妈,那你也莫催我结婚找媳妇嘛,」 「你这瓜娃子,扎个这幺讲不听呢,这是两码事,媳妇是媳妇,老妈是老妈 ,你莫得搞错,」 「我没有搞错,我也很明白,我从小就晓得,我想你做我妈,更想你做我婆 娘」 「你….. 我要扎个讲你才好,都这幺大的人咯,总是讲些胡话,」

「嘞不是胡话,从好久一起我就想和你讲咯,想你明白我的心意,想你晓得 我对你
的感情」 「哎,也是我不好,前几年就不应该惯着你,你翻我衣服时候,
我就应该马 上制止你,到头来还是
害了你」 「妈,你都晓得我翻你幺裤(内裤)啊? 」
「你个龟儿,做的那样事,我不晓得,每次放在洗衣篮里头幺裤是那一条
, 我不比你清楚,你动没动过,我不晓得嘛」「来坐到起,和妈好好讲哈,你是扎 个想的」说着就拉着我的手坐到了沙发上。

「妈,那今天我就把话和你讲清楚」「我也不晓得从什幺时候开始对妳又不 一样的感觉,可能像弗洛伊德所讲的,每一位男孩都有恋母情结吧」 「弗什幺德是哪个,乱讲啥子」 「弗洛伊德,是世界着名的心理学家,人家这幺说是由科学依据的,我对你 也就是这种情感吧,当今的社会很複杂,很多以前人们没有听过的事情,都出现 了,但是存在即合理啊,我对老妈你的感情,即使儿子对母亲的爱,也是对爱慕
者的爱,这不应该是矛盾的,天下有好多母子是这样的,为啥子我和我妈不能呢

」 「你瞎说,哪里
有」 「网上有很多嘛,有对母子,父母离婚后,母子走到了一起,亦母亦妻,亦 儿 亦夫,和谐得很,古时候也有儿子娶母的例子啊,且生理学表明
,男性在20 岁左右性慾最强,女性在40岁以后性慾最强,唯心主义一下,这难道不是造物 主的有心安排嘛? 你难道要你儿子去找外面的老女人嘛? 」。

「不要乱整那些,不乾不净,容易惹病,我就你一个儿子,你不能有什幺三 长两短」 「妈,我心里面已经被你佔据了,很难容下别人拉,你晓得,我除了你,再 装不下别人咯,妈你说这几年,你过得幸福不?
我爸这几年业务忙,是赚了些钱
,但你也看的出来,他的心已经不在这个家咯,老实讲,你和我爸好几年没有夫 妻生活了吧,我晓得,你幸苦维繫这个家,就想我赶紧成个家,你好把担
子放下 ;只是,所有人都幸福了,你呢? 哪个给你幸福啊,到头来,一个人孤独,没有能向述说内心的苦的人,但是我愿意陪你到老,所以我一直给你说的,我想
给你 幸福,并不是一时的胡话」。

老妈听了我的话,将我搂在怀中:「淩儿啊,淩儿,从你出生,我就觉得你 是我的福气,和一生的要害,这二十多年来,你的每一举动,都让我提心弔胆, 总想给你我的所有,只是没想到,到头来,你最想要的是我,你的话,让我很感 动,也真正让我晓得你的心」 「妈,,,」 「妈,答应你,妈是你的,但你也要答应妈,找个媳妇,赶紧生个娃,组建 自己的家庭,让我早几年享享清福」

我激动的看着老妈:「妈,这幺说,你答应拉? 」

「嗯
」 我激动的看着老妈,小弟弟也激动的膨胀着,老妈害羞的低了低头,
我激动 的亲吻了老妈的额头。

「妈,我现在就想要你」 老妈害羞着说:「把大门锁上,去你房间吧」 我将老妈从沙发抱起,用公主抱的方式,像一个胜利的将军抱着
属于自己的 战利品,向着我的卧室走去。
将老妈轻放坐作在床上,大步跨越过我的床,连滚带跨的到窗边,将窗帘拉
上,回到老妈身边。
房间里面,暗了一些,空气中满是老妈的香气,老妈呼吸急促了些,老妈有
些拘束,想起身。
我便迎了上去,跨在老妈身上,双手捧着老妈的脸,深深的亲
吻了下去,顺势将老妈压倒在床上,嘴巴顺势向下,亲吻着老妈的脖颈,那条项 链在老妈的脖子上闪耀着,我轻轻的 舔舔着项鍊附近老妈的皮肤,
双手将老妈的手 抓住分开后,迅速从老妈衣服下伸入,绕道老妈背后,将老妈
紧紧抱住,老妈的 后背好滑啊,摸到了老妈胸罩的后面,双手捏造两端,同时一送。
老妈害羞着喊道:「不要」 话还没说完我便将老妈的胸罩解了开来,顿时前胸感觉柔软了些,便将头埋到老妈的胸口。
隔着蓝色的羊毛衫就大口大口的轻轻咬着老妈的乳房,虽然没有
奶,但那种小时候的味道一下便冲进鼻腔,刺激着记忆,脑袋中瞬间产生空白了 ,动作也就停顿了些,只剩下急促的呼吸,老妈双手在我肩膀上捶打着,
见我不 动,便 将手移到我头上,轻轻捧起我的头,说着:「哎,我这是造了
什幺孽啊」 我看着老妈,冲动着凑上前去亲吻,老妈也变的主动了起来,
捧着我的脸, 激烈的亲吻起来,将老妈的嘴唇含在我的嘴唇之间,感觉着老妈口气中的温度, 越发强烈,四片嘴唇激烈的交叠在一起
双手向下将老妈的羊毛衫往上提,便脱了下来,顺带着将自己的上衣也脱掉;黑色的胸罩挂在老妈手臂上,一把就抓了下来,扔到床边。

看着动情的老妈,我深情的说:「妈,我爱你」 没等老妈回答,便再次拥吻上去,老妈也热情的回应着,顺着嘴角,下颚, 脖子,锁骨一路亲吻向下,到达老妈的乳房,乳房不大买一只手刚刚好抓住,能 充满整个手掌,右手握着老妈的左乳房,嘴巴轻轻的咬着老妈的右乳房,老妈双 手在我头髮上薅动着,牙关紧咬着,保证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只有鼻腔里面呼 出的兴奋的气息。

我拱起腰和下身,左手将自己的裤子,脱到膝盖下,左右脚交替着将裤子脱 下,两腿插在老妈两腿之间,左手又顺势摸着老妈的大腿,隔着老妈的棉质黑色 居家裤轻轻揉动着,还是顺势向上,直到老妈的小腹 肚子上,老妈小肚子上又一 些赘肉,但是不多,着使得摸起来的手感更好更柔软。
我的鸡巴隔着老妈的裤子上下磨蹭着老妈的阴户,使得老妈鼻腔里面的气息更重了些。

亲了一会儿老妈的两个乳房,顺势一路向下,到了老妈的腹部,亲吻着老妈 的肚脐,将舌头像蜻蜓点水一般伸进老妈的肚脐眼中,轻轻的点着;顺着向下, 来到老妈的小腹,这里有一道刀疤,以前听老妈说是生了我之后,结扎留下的, 我轻吻了一下那道和我差不多大的刀疤,準备将老妈的裤子脱下。
老妈这时候抓着我的手:「你真的要做
咩? 」
「妈,给我吧
」 「作孽啊,作孽啊」便鬆开了手。 我隔着裤子亲了老妈阴户一下,便将老妈裤子扯了下来,黑色的内裤包裹着
老妈的秘密花园,老妈一只手遮盖着下面,另一只手放到头上用胳膊当着眼睛
, 不敢看我。

此时的鸡巴已经膨胀着立了起来,我跪着老妈两腿之间,将老妈的毛成倒三 角,有佔到耻骨部分三分之二,被黑色的内裤覆盖着,内裤在阴部的位置,已经 湿润了一些,我将老妈的内裤脱下,老妈的阴唇不行这个年纪女人一样干 煸黝黑 ,而是有点像多肉的花瓣一样,在花瓣的边缘也有些颜色了,到了这一步老妈也 就不在挣扎,两只手捧着蒙着脸躲避,我将老妈的手打开,看着老妈的脸,老妈 的脸微微颊带红,像新婚夜的处女的潮红,分外可爱。

我再次僕在老妈身上,和老妈吻了起来,这次我大胆的将舌头伸进老妈嘴裏 ,感觉着老妈口中的津华,四处飘散开来;双手在老妈身上游走着,抚摸着;然 后下身拱起,用右手扶着小弟弟,找到老妈的花园,依然湿润,从阴蒂往下,经 过阴唇,尿道,再往下就是老妈的花园入口,龟头轻轻抵在老妈的小阴唇上,在 老妈耳边轻声说:「老妈,我进来了」;老妈不知是回答还是激动的喘息发出一 声「嗯~」;我便像得到号令的将军,慢慢的压低腰身,龟头便叩开老妈的小阴 唇进去了 ,能感觉到老妈的阴唇划过龟头,将整个龟头包含住,老妈轻轻呻吟了
一声:「哦~」便双手将我搂抱住,我挺动腰身将鸡巴尽根推入,龟头如入仙
人 之境,感觉着老妈里面的每一 处褶皱和爽滑;老妈这时挥手捏拳敲打着我的后背 ,张着牙轻咬着我的肩膀,我想这,老妈这个年纪了,不应像少女一
般疼痛吧, 似乎是老妈的幽径很久没人光顾了,所有还有些不太适应吧。

我将鸡巴停在了老妈幽径的深处,感受着老妈里面的温暖,转过头看着老妈 的脸,老妈脸上的红晕依然在,眼睛紧闭着,我轻吻了一下老妈的额头,将老妈 抱的更紧了些,细细感受着老妈身体的温度,似乎很烫,将一旁的被子往上一甩 ,将我和老妈赤裸的两具肉体盖上。 下身挺动着,每一次的进出都伴随着老妈轻声的声音,老妈虽然没有说话,
但是也开始有规律的配合起来。

仔细感受着老妈里面的每一次律动,每一次包裹都感觉要将我吸入回母亲体 内一般, 于是,我终于忍不住了,再一次寻上了老妈的嘴唇,和老妈疯狂的亲吻着, 下面也大幅度的抽插着,老妈的屁股也开始配合这迎接着我的抽插,。

老妈终于发出了一声长长「嗯~~」 「妈我要来了,」 老妈双手将我抱的更紧了,甚至我能感觉到老妈的指甲在我背上扣着 我将鸡巴抵近老妈花心的最深处,老妈的腿也攀上我的屁股交叉着将我紧紧 扣住,使得,鸡巴更进去了一些,感觉龟头的前端,抵进了一个小肉壁缺口里面 , 「妈,妈,作我老婆,妈,,,,啊,,,」
精液疯狂的射向老妈的深处
老妈阴道里面也疯狂的收缩着,将我的鸡巴紧紧的裹住,像似要将我全部
收 回她身体里面一样。
老妈发出一些呻吟,禁锢已久的性欲得到了释放。
…. … … … …

我躺在老妈身上,穿着粗气,感觉着老妈因大口喘气剧烈起伏的胸部,闻着 老妈特有的体香混合着空气中性交合的味道,彷彿过了一个世纪, 几分钟后,我从老妈身上下来,躺着老妈身边,看着老妈刚褪下红晕的脸, 想说些什幺,老妈却伸出手,摸着我的脸,深情的看着我:「你要兑现你的承诺 哦,」 我将老妈搂入怀中,亲吻着老妈的头髮:「妈,我会让你幸福的」
(未完待续)
先写「春」的一部分吧,既然叫春夏秋,那肯定后面还有许多故事,慢慢
的 写吧,如果各位狼友喜欢,点点红心,如果不喜欢,还请多多谅解,毕竟文笔有 限,能力不足;至于故事的真实度,各位亲自行斟酌吧,故事嘛,一听
一乐的事 ,快乐就完了!

春 这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季节,是一个充满了荷尔蒙的季节,一个偶然,
于是一 切都开始发生了,仿彿充满着无限制的希望;于是我心底的种子也开始发芽了, 萌发,成长,然后枝繁叶茂,开花结果,是
真的要结果了 我一位普通西部四线小城市普通职员,15年毕业,从小
就没有什幺远大志 向,只想在我们小城市,守着老爹老娘过平淡过一生,本就
觉得生活不易了,想 着就不要让自己过得很辛苦了,老妈常说,家里就你一个孩子,想着好好培养, 长大了远走高飞,谁知道你长大了,反而更回到了你妈的身边。

15年毕业后,家里面找了些人,托姨夫关係,走了个流程,进了一清闲的 政府部门,混了个饭碗;父亲是某烟草类国企管收购的小领导,母亲是一名幼儿 教师,在我们家自己的幼稚园当园长,快五十岁了,每天有事就去幼稚园看看, 没事就在家,平淡无奇。
如果没有那事情的话,也许真的就简简单单一辈子,娶
妻生子,陪着老爹老妈在这个小城市过完一生。。。

2018年刚过完元宵节,新年刚开工,单位部门聚餐,单位几个老油条吃 完饭,嚷着去找妹儿耍,小狼一向对这些活动不感兴趣,但毕竟一个部门,低头 不见抬头见,人家说要去,也不能直接说不去,这样 容易让人家觉得不合群, 那就起个哄,一起吧,到了地方,是个洗浴场所,总共四楼,刚进一楼大堂,一 位熟女服务员,大概四十来岁的大姐,带着几个年轻的小伙服务员便迎了上来, 大概是经理吧;没等服务员说话,几个老油条直接就说「天上」,服务员也不再 吱声,便要带着去四楼,我藉口说,「喝酒难受
,先洗洗」,套句老油条们的话
「请吃请喝,不请X! 都到地方了,自己招呼自己哈,老子先下个汤圆」,老油条们也不多言,笑闹着跟着服务员去了四楼。

我见状,今晚也没啥活动了,那赶紧跑路吧,其实,出学校工作也快三年了 ,这样的事情也见得很多了,这种事情人之常情,是社会的不能说的规矩了吧, 只是不能摆上檯面而已,其实谁都知道是怎幺回事,自己也动摇过要不要和他们 一起,毕竟这种事情大学毕业后,再也没有过了,(那是和那位实验室老师故事 ,毕竟不是一个城市,以后有时间再慢慢讲吧,)只是自己,一觉得不乾净,二 觉得不安全。
便从没有过一次。
出了洗浴中心大堂,路边拦下辆车便回家了。 可能是因为那位熟女经理的缘故,加上喝了一点酒,多少有些冲动,就想着
赶紧回家吧!
这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打个车十分钟后到家了,到家已经快十一点了。 在车上时开着窗,脑袋被风
吹的清醒了一些;口乾舌燥,已进家门,就听见客厅里,电视放着晚间的泰国肥 皂剧,不用多想就知道是老妈在看,也只有老妈会大晚上的在客厅看这幺
无聊的 泰国玛丽苏肥皂剧了吧;肯定看着看着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估计全天下老妈都 这样打发无聊时间吧。 在门口,边换鞋边说了声:「我回来了」;就径直去了厨房,打开冰箱,拿
着一罐可乐大口大口的就喝上了。
厨房门口传来了老妈的声音:「喝酒
了? 吃饭了没得嘛? 我给你热一下吧!
」 「不用了,妈,我吃过了
」 「外面的能有家里面的吃得好? 微信上都说了……」然后便是一
堆从家族群里面看到的某营销号的论调,边说着就要去冰箱里,拿东西。

「我真吃过了,」我回应着就抢着去关冰箱的门,就站到老妈的身后,老妈 想去拿冰箱下层元宵节包好的饺子,忽然一弯腰,屁股就贴上了我的小弟上,刚 好两片屁股就夹着小弟弟,老妈穿的是灰蓝色的蚕丝睡衣裤,感觉好滑好软,小 弟弟马上有了反应,但没有立马立正致敬,老妈也应该有感觉到了,彼此都楞了 一秒左右,老妈马上直起身:「不吃就算了,是我愿意给你做啊?
」就转过身来
,我也识相的后退了两步,老妈看着我手上的可乐:「少喝点这东西,杀… .;对身体不好;不吃就快去洗洗嘛。 早点睡」说着就又回到了客厅,坐沙发上
继续看肥皂剧去了;看着老妈欲言又止,像个小姑娘,多少还有些可爱。 为了缓解尴尬,想说说话,缓解一下气氛,就跟着老妈去了客厅,老妈倚靠着侧躺在正对着电视沙发上的。

我走过去,在旁边坐下:「我爸睡了? 」

「明天要去隔壁市收烟叶,早睡了,剩下你老妈我一个人打扫卫生,这家一 天天的给你们造的,你也不说回来找点帮哈忙

」, 「哎哟,,呵呵,您老人家辛苦嘛
,,」 「哟,讲啥子你都不爱听,喊你少喝点酒了,一个月都要聚几次餐,每次都 喝酒,小小年纪,身体不要了? 你啊,给你说了好几次来了,你气管不好,少喝
点酒,少喝点酒,你就是不听,和你爸一个样,拿我的话当耳边风
」 「哎呀,这不是因为部门聚餐咩,大家都喝,你不喝,显得不合群
嘛」 「每次讲你,你都一堆大道理等到 我,你要是早能听我的
,你不至于在这个 小单位,你老爸,动了好多关係才给你找到的,让你去xx农场(应该有狼友懂 是什幺单位的嘛),都打好招呼咯,你不去,给你讲,人家
单位一进去就分房子 咯,好多人
想去都去不到,,」 「哎呦 ,那个地方远得很,回家不方便,家里就我一个子,家头如果有些啥子事情,赶都赶不回来。 」

「我和你爸爸,不需要你担心,你个人招抚好你个人就行,你要听我的,现 在我早都抱上孙孙咯,你姨妈给你介绍的哪个姑娘,你和人家聊不得嘛? 」
每次谈话必然绕不开的话题,终究还是被揪出来。 「哎呀,聊咯,慢慢的来嘛,这东西,急不来的嘛」
「急不来?

刚毕业,喊你赶紧考单位,你说不急,你看你三舅家姑娘和你一年毕业的,人家工作有了娃儿也有了,每年过年过节那位亲戚不给你介绍,你
个 人就像一分钱的事情都没得
,,,,」 老爸老妈卧室传来了老爸的呼噜声,我起身去把老爸老妈卧室门关上。

老妈:「每次讲到这你都不耐烦,我也不爱讲,但是这次这个姑娘,不允许你给我马二虎癡的敷衍过去,聊是要聊,见也要见,必须非我抓到起,,,,」 可能酒精的作用也上来了,我浑身燥热,拿过可乐,大口喝着, 老妈:「喊你少喝点可乐,对年轻人不好,,,,」 老妈:「晓得你不爱听,喝多酒对身体不好的,可乐也不能喝多,你还年轻 ,对以后的娃儿不好啊,你啊,快找个女朋友,赶快结婚,
给我生个孙子,我就
享清福了。 我也不念你咯,」
可能酒精的缘故,接着厨房里面的胆子:「老妈啊,我还是很强,,,,状 的,生孩子没问题的了,你就等着抱大胖孙子
吧」 「你就会哄我,你倒是找个老婆,生一个出来啊,纸上谈
兵,」 回过头,看着老妈,斜靠着沙发靠背。 双手交叉叠放在胸前,俨然一副严母
的模样;老妈头髮不长,到肩膀,剪着中年妇女特有的中长髮,带着一些卷,脖 子上带着一条细细的银色项鍊,凸显出一丝丝中年妇女特有的温柔华贵气质
,( 那是 我临近毕业那年用半年实习工资买的,原本打算送给那位实验室老师的,但 是直到毕业离校了也没有送出去,回到家后,就给了老妈,
老妈似乎很喜欢,总 是戴着);胸前被睡衣的蕾丝遮挡,项链小小的吊坠在灯光下
闪着光,很好看, 老妈的胸不算大,但双手插在胸前,显得比平常圆润了些;老妈的身材保持的还 可以,肚子上有一些赘肉,但不多,在睡衣下也看不出来,小腿匀称白皙,脚趾
头上涂着淡淡的透明指甲油闪着少许亮片。 空气中有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和老妈一丝非常非常淡的特有味道,这种味道从小时候吃奶时候就有,我总觉得嗅觉
是 有记忆的,而且比大脑里面的任何一种记忆都清楚和持久,这味道一
直在到现在 ,这味道像奶香,但又不是奶的味道,一闻到就感觉很温暖,是老妈身上特有的 味道,我在任何女人的身上都没有闻到过。 平时虽然也爱慕过老妈,但是老妈一絮叨起来,那种爱慕的情感就被压制了下去,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吧,就是觉得今天的老妈特别的好看。

我轻声叫了声:「妈,」

老妈絮絮叨叨停了下来「嗯?
」,看着我
「妈,我可以靠你身边不? 」
老妈起初有些惊讶,楞了下,坐直了身;我移坐到老妈旁边,把头靠在
老妈 肩膀上,老妈身上特有的淡淡味道混合着沐浴露的香的飘进了我的鼻腔,让我更 感觉温暖,记忆在鼻腔里面分辨挑选着来着老妈特有的香。 老妈见我不说话,身体微微转动一下,老妈一转身,我的头靠在了老妈左肩
和胸之间的位置;右手伸过来摸着我的脸,左手绕到我的后背,轻轻拍着,
轻轻的问:「你扎个咯?
我也不是要急到催你结婚,只是你爸和我老咯,你个人的事,自己要抓紧,我们陪不到你一辈子啊

」 「妈,我想你幸福,道理我都懂,我只是
,,,」 「你二十多岁咯,还是这幺粘你妈啊,这样咋个找媳妇哟? 」
「妈。 从小我就粘你,就想长大了,有出息,好好孝顺你,都二十多咯,还让你操心」说着头就向下,靠到了老妈的大腿上。

老妈摸着我的头,轻轻的薅动着我的头髮:「妈永远是你妈,不求你大富大 贵,有什幺出息,你能好好的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妈就很满足了」 躺在老妈的腿上,嗅着老妈的气息,心裏感觉很安全 很温暖:「妈,我要你 幸福」 「好啊,那你赶紧娶个媳妇,生个娃儿,让我享享清福嘛」 我坐起身,看着老妈的脸,这两年老妈的眼角也开始出现鱼尾纹了,右手搂 住老妈的右肩, 顺势将老妈搂到怀中,可能从小和老妈比较亲密的关係,加上刚才的话,老妈只是楞了一下,也没有挣扎,就靠在我的胸口。

「妈,我爸这幺多年都只想着工作,我也没帮上忙,家里好多事情,都是你 在打理,你辛苦拉,」 「你啊,看来今天是喝了不少,说这幺多良心话,平时不见你行动表示一下 ,好拉,我去给你整杯蜂蜜水」说着,老妈便要起身去厨房。

我起身,从后面一把将老妈抱住; 老妈:「你爪子,让隔壁邻居看到,人家扎个想」 「妈,我们家这个户型隔壁是看不到的,而且你窗帘都拉上了,再说了,看 到能爪子,儿子抱老妈,又没有规定不允许;」 我:「妈,我就想你幸福,我想亲你」 「呵呵,都好大的人了,还这幺粘你妈啊」 「妈,亲一下?

「滚,不得正形

」 「妈,就一下,好不好,保证给你找个好媳妇
回来」 「哎呀,不得行,算啥
子嘛」 我一把将老妈转了过来,一时间和老妈四目相对,老妈有些俱足
无措,有些 被吓到了,眼睛瞪的大了些,露出出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 我个子随我妈,没有我爸高,但毕竟是男生,比我妈高些,和老妈站一起,
倒是比老爸和老妈般配些。

「妈,我爱你」便双手捧着老妈的脸,亲了下去,一瞬间,只感到老妈柔软 的嘴唇,和下嘴唇一些细腻的唇纹,鼻腔里面也瞬间涌入老妈特有的体香气,比 以往任何时候都浓烈,几秒后,我将捧着老妈的手,顺势向下,将老妈搂住,老 妈没想到这个吻这幺突然,没过多挣扎反抗,,我感觉到了老妈鼻子里面的鼻息 ,从我的嘴角吹过,看来老妈放鬆了下来,将手从我的臂弯下绕到我背后,轻轻 拍抚着,我是感情至上的人,多年对老妈的爱慕之情,一瞬间,全涌了上来,将
老妈抱的更紧,生怕逃脱,恨不得融进老妈的身体里。

和老妈紧紧拥抱着,胸口感觉到被老妈的胸部紧贴,下面就有些激动,肿胀 起来,紧贴着老妈的小腹部,老妈肚子有些赘肉,有点柔软的;同时,我想舌头 伸进老妈嘴里,刚碰到老妈的牙齿,老妈便一把将 我推开,后退了几步说:「好 咯,你,,,满意咯,赶紧洗漱,早点睡吧」 「妈,我,,,」 「好咯,你莫多言,早点休息」说着,便转身,去了卧室 我眼看着老妈去了卧室,
情绪也平复了一些,就去浴室洗了个澡,被水流沖打着,脑袋也清醒了一些,自己是怎幺想的哦,做出这幺冒险的举动,明天咋
个 面对老妈哦,老妈给老爸讲的话,那我岂不是要嗝屁啊,越想越怕;洗完后出来 ,瞟了一眼洗衣篮,里面一条黑色的老妈的内裤,老妈的贴身衣物,
那是我青春 期的美好回忆啊,曾经也和老妈做过一些暗地里面的斗争啊,老妈也有些妥协, 想来老妈也多少有些随着我的意的吧;直到高中后才转移了视线。 多年后回想也
许就是从那时起对老妈有这种非分之想的吧。 回到自己房间的房间,顿时睡意袭来,倒在床上边睡了
过去。
因为是星期六,又是元宵节假期,起床已经中午十二点了;被尿意憋醒,迷 迷糊糊的出来房间,上了厕所,经过厨房发现老妈在準备午饭,蹲在厨房地上, 在削着什幺,老妈浑圆的屁股,加上灰白色的裤子,更凸显出屁股蛋的丰满,我 走到厨房门口,喊了声:「妈,我爸呢?

「一早就走了,说是去隔壁市收烟草
」 「他们单位元宵节,也不放假咩? 」
「哪个晓得市真的还是假的哦,鬼二哥,晓得是真的出差,还是和哪个不
三 不四的人混一起哦」,说着就站了起来,转过身,在水池里面洗东西。
「妈,你就不担心,我爸在外面招花引蝶咩? 」
「哼,他哪个样子,哪个要哦,而且真的外面有花蝴蝶咯,都着把年纪咯,
还能离咯咩? 不给我惹麻烦就好哦」
「哟,妈你讲的这是那样话」说着便进了

厨房 我说:「来,妈你放到,我来做吧,你休息
哈」 「你来做? 太阳打西边出来咯? 莫捣乱,」
「哎呀,你辛苦一早上了,我来嘛」说着就从老妈背后去解围

裙 「好嘛,我今天看你做一盘嘛」说着就将围裙取下,套到我头上,手从我前 面绕到我身后,帮我将围裙系上;不知是老妈故意的还是无意的,用这样一
个姿 势帮我系围裙,老妈的头几乎靠到了我的胸前;我的鼻子里几乎就全是老妈洗髮 水的味道和老妈的香气,我吸了一口,说了声:「老妈,
你真好闻」 「没正形, 哪里有儿子和老妈这幺讲话的」说着老妈就转到了一边,取下另
外一个围裙,开始切起菜来。 「真的,昨天晚上你身上的味道,让我一晚上都没有好好睡着」
「你乱讲哪样?
给你讲,昨天是喝多了,你莫到处给别个乱讲哦,哪里有儿
子对老妈子这样的
」 「哎呀,我晓得,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绝对不乱
讲」 「啥子秘密哦,昨天的事情,过咯就过咯,就莫要乱
想咯」 我附和着笑着:「老妈,你和我爸好久没有哪个咯? 」

「你个龟儿,皮子痒咯咩? 这是你该问的咩」
我笑着:「不是得,老实说昨天哪个吻,咋个样,老妈你是不是也有点
激动
咯」 「你给我正形些,一天胡思乱想那样,你有本事找个婆娘回来啊,居然打你 老妈

的主意」 「都是成年人咯,老妈
你还害羞啊」 「你是我儿,我是你妈,
本就不该那样作」 「那,我抱你的时候,你为啥子不开躲嘞? 」我放下手中的莴苣转过身,看

老妈 老妈也转过身,看着我,脸红了些「我
,,,」 「妈,我爱你,再亲一下
嘛」, 「亲啥子,赶紧找婆娘,亲你

婆娘去」 「妈我就要亲妳,你做我婆娘嘛! 」说着,将头伸了过去,快速在老妈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老妈有些震惊,又紧张,嘴唇轻微颤动,就像初恋的情人们一

, 回过神来,老妈举起拳头,做要的我的样子:「没打没小,好咯,赶紧做菜 ,

都饿咯」 便低着头,红着脸,继续接着切菜,像极了初恋的小女生。 午饭时,相对无言,但老妈似乎又回到了母亲的位置,为我盛饭夹菜,只是不敢看我的眼睛。

吃完饭,和老妈收拾完碗筷,老妈在前,我在后,刚出厨房
门。

老妈轻声说:「你,莫这样对我,我是你妈,不是你婆娘,你好生找个婆娘 啊,」 我笑闹着说:「妈,你作我婆娘嘛」 「你又讲胡话,哪有老妈给儿作婆娘的哦」 「妈,你作我婆娘一次好不好,」 「你,,」 此时心底里面对老妈多年的情感一下全涌了上来

没等老妈说完,我就一把讲老妈从背后搂住;
我将头埋进老妈的颈部,大口大口的亲吻着老妈的脖子,老妈有些挣扎,
转 过身推着我的胸口。 老妈:「淩儿,你冷静点,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不回答,一把将老妈搂抱得更紧了些。
「妈,你就给我嘛,
我爱你」。 老妈听了这句话,身体有一丝颤「儿啊,可是我是你妈啊,你为喃会对我有
这样的情感啊?
」。 我离开了老妈的脖子,和老妈四目相对,原来老妈也长了白头髮了,原来老
妈的鱼尾纹也开始显现了,原来老妈也有些老了。
「妈,我不晓得,我从小就粘你,也不晓得从喃时候开始爱慕你,可能是你
最近老是催我找媳妇,我才从心里面发现,我最爱的人,最想陪伴的人,原来
就 在我眼前,就是你,我的老妈」。

「我从小太惯着你了,太溺爱了你,总怕把你宠坏,怕你任性妄为,怕你闯 祸害了人」;然后说着两只手绕到我后背,轻轻的抱着我,轻轻的抚摸着,「终 究没有惹出什幺大祸,现在你长大了,老妈就希望你能成家立业,老妈是陪不了 你一辈子的」。
「妈,我答应你,今年给你带回来一个儿媳妇,明年结婚,只是妈你要明白我想陪着到老的人是你啊」。
「你能把心里的话讲出来,妈很感动,你对妈的心,我也了解,只是你要将自己的重心摆正,少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这算是老妈的拒绝嘛?

「妈,那你也莫催我结婚找媳妇嘛,」 「你这瓜娃子,扎个这幺讲不听呢,这是两码事,媳妇是媳妇,老妈是老妈 ,你莫得搞错,」 「我没有搞错,我也很明白,我从小就晓得,我想你做我妈,更想你做我婆 娘」 「你….. 我要扎个讲你才好,都这幺大的人咯,总是讲些胡话,」

「嘞不是胡话,从好久一起我就想和你讲咯,想你明白我的心意,想你晓得 我对你
的感情」 「哎,也是我不好,前几年就不应该惯着你,你翻我衣服时候,
我就应该马 上制止你,到头来还是
害了你」 「妈,你都晓得我翻你幺裤(内裤)啊? 」
「你个龟儿,做的那样事,我不晓得,每次放在洗衣篮里头幺裤是那一条
, 我不比你清楚,你动没动过,我不晓得嘛」「来坐到起,和妈好好讲哈,你是扎 个想的」说着就拉着我的手坐到了沙发上。

「妈,那今天我就把话和你讲清楚」「我也不晓得从什幺时候开始对妳又不 一样的感觉,可能像弗洛伊德所讲的,每一位男孩都有恋母情结吧」 「弗什幺德是哪个,乱讲啥子」 「弗洛伊德,是世界着名的心理学家,人家这幺说是由科学依据的,我对你 也就是这种情感吧,当今的社会很複杂,很多以前人们没有听过的事情,都出现 了,但是存在即合理啊,我对老妈你的感情,即使儿子对母亲的爱,也是对爱慕
者的爱,这不应该是矛盾的,天下有好多母子是这样的,为啥子我和我妈不能呢

」 「你瞎说,哪里
有」 「网上有很多嘛,有对母子,父母离婚后,母子走到了一起,亦母亦妻,亦 儿 亦夫,和谐得很,古时候也有儿子娶母的例子啊,且生理学表明
,男性在20 岁左右性慾最强,女性在40岁以后性慾最强,唯心主义一下,这难道不是造物 主的有心安排嘛? 你难道要你儿子去找外面的老女人嘛? 」。

「不要乱整那些,不乾不净,容易惹病,我就你一个儿子,你不能有什幺三 长两短」 「妈,我心里面已经被你佔据了,很难容下别人拉,你晓得,我除了你,再 装不下别人咯,妈你说这几年,你过得幸福不?
我爸这几年业务忙,是赚了些钱
,但你也看的出来,他的心已经不在这个家咯,老实讲,你和我爸好几年没有夫 妻生活了吧,我晓得,你幸苦维繫这个家,就想我赶紧成个家,你好把担
子放下 ;只是,所有人都幸福了,你呢? 哪个给你幸福啊,到头来,一个人孤独,没有能向述说内心的苦的人,但是我愿意陪你到老,所以我一直给你说的,我想
给你 幸福,并不是一时的胡话」。

老妈听了我的话,将我搂在怀中:「淩儿啊,淩儿,从你出生,我就觉得你 是我的福气,和一生的要害,这二十多年来,你的每一举动,都让我提心弔胆, 总想给你我的所有,只是没想到,到头来,你最想要的是我,你的话,让我很感 动,也真正让我晓得你的心」 「妈,,,」 「妈,答应你,妈是你的,但你也要答应妈,找个媳妇,赶紧生个娃,组建 自己的家庭,让我早几年享享清福」

我激动的看着老妈:「妈,这幺说,你答应拉? 」

「嗯
」 我激动的看着老妈,小弟弟也激动的膨胀着,老妈害羞的低了低头,
我激动 的亲吻了老妈的额头。

「妈,我现在就想要你」 老妈害羞着说:「把大门锁上,去你房间吧」 我将老妈从沙发抱起,用公主抱的方式,像一个胜利的将军抱着
属于自己的 战利品,向着我的卧室走去。
将老妈轻放坐作在床上,大步跨越过我的床,连滚带跨的到窗边,将窗帘拉
上,回到老妈身边。
房间里面,暗了一些,空气中满是老妈的香气,老妈呼吸急促了些,老妈有
些拘束,想起身。
我便迎了上去,跨在老妈身上,双手捧着老妈的脸,深深的亲
吻了下去,顺势将老妈压倒在床上,嘴巴顺势向下,亲吻着老妈的脖颈,那条项 链在老妈的脖子上闪耀着,我轻轻的 舔舔着项鍊附近老妈的皮肤,
双手将老妈的手 抓住分开后,迅速从老妈衣服下伸入,绕道老妈背后,将老妈
紧紧抱住,老妈的 后背好滑啊,摸到了老妈胸罩的后面,双手捏造两端,同时一送。
老妈害羞着喊道:「不要」 话还没说完我便将老妈的胸罩解了开来,顿时前胸感觉柔软了些,便将头埋到老妈的胸口。
隔着蓝色的羊毛衫就大口大口的轻轻咬着老妈的乳房,虽然没有
奶,但那种小时候的味道一下便冲进鼻腔,刺激着记忆,脑袋中瞬间产生空白了 ,动作也就停顿了些,只剩下急促的呼吸,老妈双手在我肩膀上捶打着,
见我不 动,便 将手移到我头上,轻轻捧起我的头,说着:「哎,我这是造了
什幺孽啊」 我看着老妈,冲动着凑上前去亲吻,老妈也变的主动了起来,
捧着我的脸, 激烈的亲吻起来,将老妈的嘴唇含在我的嘴唇之间,感觉着老妈口气中的温度, 越发强烈,四片嘴唇激烈的交叠在一起
双手向下将老妈的羊毛衫往上提,便脱了下来,顺带着将自己的上衣也脱掉;黑色的胸罩挂在老妈手臂上,一把就抓了下来,扔到床边。

看着动情的老妈,我深情的说:「妈,我爱你」 没等老妈回答,便再次拥吻上去,老妈也热情的回应着,顺着嘴角,下颚, 脖子,锁骨一路亲吻向下,到达老妈的乳房,乳房不大买一只手刚刚好抓住,能 充满整个手掌,右手握着老妈的左乳房,嘴巴轻轻的咬着老妈的右乳房,老妈双 手在我头髮上薅动着,牙关紧咬着,保证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只有鼻腔里面呼 出的兴奋的气息。

我拱起腰和下身,左手将自己的裤子,脱到膝盖下,左右脚交替着将裤子脱 下,两腿插在老妈两腿之间,左手又顺势摸着老妈的大腿,隔着老妈的棉质黑色 居家裤轻轻揉动着,还是顺势向上,直到老妈的小腹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扑克之星亚洲版6UP官方网址:https://ps281.com

一网在手 要撸不发愁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进入5M导航
bodog.one)Bodog博狗网址导航,Bodog博狗备用网址网站欢迎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