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og.one】公车李洁的一天 小说 我和陌生男人在汽车旅途

【Bodog博狗官网报道】

公车李洁的一天 小说 我和陌生男人在汽车旅途

果栀目光愣愣地看着纪纬玖,嘴巴微张,似乎没听懂他刚才的话。

纪纬玖见她有些发怔,于是又问了一遍:“果栀,要不要做我的女朋友?”

听他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果栀这才回过神来,撇了撇唇,垂下了眸,似是有些害羞。

她在心里想,哪有人问的这么直接?

纪纬玖见她两眼乱瞟着,勾了勾唇:“你的沉默是不是代表着默认?”

果栀闻言,猛地抬起头,眼珠提溜地转了一圈,抿唇笑道:“不要自问自答,好吗?对于你刚才的问题,我想可以试一试。”

似乎早就知晓会得出这样的答案,纪纬玖并没有多大意外,只是望着她笑。

果栀被他看着,有些别扭,她站起身说:“你休息吧,我在旁边工作,有事叫我。”

纪纬玖还握着她的手,但是也不准备放手,抬头看着她,不说话,那双黑眸紧紧看着她,似乎怎么也看不够,里面流露出的笑意,泄露了他此时心情的喜悦。

果栀瞟了眼他们交握的手,轻笑道:“是不是男人在所有事情落定后,就脱下谦谦君子的外皮,开始占便宜了?”

纪纬玖嗤地一声笑了,知道她是在暗讽他握她手不放开,于是说道:“怎么是占便宜呢,分明是身为男朋友的福利。”

果栀抽回自己的手,说:“既然是福利,那主人也可以收回去,你还是躺下来,好好休息吧。”

“好吧。”纪纬玖语气颇为遗憾。

果栀剜了他一眼,也没再理他,坐到沙发上拿起笔记本电脑,开始工作。

她工作起来通常都很忘我,虽还不至于到工作狂,但是也差不了多少,要不是期间纪纬玖喊饿,估计她都会忘记出去买饭。

到了晚上,纪纬玖见外面天黑了,于是对工作中的果栀说:“你回去吧,天都黑了。”

果栀的视线从电脑上移开,看向他,淡淡地说:“晚上我不回去,在这里陪你,我牙刷都买好了。”

纪纬玖皱眉:“晚上你睡哪儿?沙发吗?会睡不舒服的,乖,听话,回去。”

果栀摇头,铁定了心晚上要在这里:“放心吧,我凑合凑合就行了,晚上在这里,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我还能帮帮忙。”

需要?纪纬玖突然坏坏地笑了:“需要?放心吧,我现在这样,肯定不会有什么需要的,就算想有,也不能啊。”

果栀没听懂他话里的另一层意思,纳闷道:“你如果有需要,我肯定会帮忙的,不存在能不能的,只要你和我说,我可以帮你的。”

纪纬玖觉得这样的果栀实在是太可爱了,不禁笑道:“有一个忙,你肯定不会帮的。”

果栀刚开始还不懂,在看到他嘴角勾起暧昧不已的笑,忽然间像是明白了什么。

她羞红了脸,结结巴巴地怒骂道:“纪纬玖,你脑子里干净点,好不好?”

纪纬玖故作不解,“我脑子哪里不干净了?难道你能看透我想的什么?”

果栀撇过脸,不看他:“晚上我睡沙发,你什么都不要想。”

说完便把电脑放到一边,出了病房。

纪纬玖不禁摇头失笑,拿出放在旁边的手机,给厉行打过去电话。

“厉行,立刻送一张折叠床往医院,另外再订套厚棉被和垫子,问什么问?有什么好问的,让你送就送,话那么多。”说完,他也不理会厉行在电话那边张牙舞爪,径直挂断了电话。

纪纬玖透过窗户看到果栀站在楼道里,似乎在打电话,他勾唇笑了。

其实他自己心里也十分愿意她晚上在这里陪他,在S市没有朋友亲戚的他,居然开始渴望被关心了。

现在,他在新加坡的家人还不知道他出车祸的事,上午果栀和他说起过这事,但是他又不想家人担心,所以这才没通知,反正他身体会好,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等到过年回家,或许就会好了。

楼道里的果栀正在和果父通电话,果父埋怨她没打电话给家里,她正解释着这几天发生的事。

“爸,纪纬玖为了我出了车祸,于情于理,我都该照顾他的,而且他家人都不在身边,没人照顾他。”

果父刚才也听了事情的大概经过,叹声道:“好吧,我不知道你心底是怎么想的,但是照顾还是可以的,好了不说他了,今天工作忙不忙?吃饭吃得好不好?现在饿不饿?”

果栀有些想笑,这种久违的来自亲人间的关爱,她有些热泪盈眶。

她深吸了一口气说:“爸,我很好,现在也不饿……”

果父还在电话里唠叨着,像别人家的妈妈一样,唠叨着自己的孩子,果栀觉得很暖心,也没觉得不耐烦,耐心十足的听着那些家常话。

厉行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没一会儿,便将折叠床,床褥,棉被等东西,让助理送到了医院。

果栀意外之余,也很高兴,因为纪纬玖的在乎,也为她考虑着。

她把被子什么的都铺到折叠床上,试探性的坐了坐,嗯,还很软,不错。

睡觉前,她躺在床上问纪纬玖:“明天把你公寓的钥匙给我,我晚上下班回来,给你带些换洗的衣服。”

纪纬玖在黑暗中扬起了一抹笑容,“好……”

可纪纬玖没想到,他出车祸的事被在Z市的姑姑知道了,姑姑立马打电话问他现在的情况,他说没事,可她不放心硬是来看,所以中午就和郑卫国到了S市。

纪纬玖看着出现在病房里的姑姑和姑父,心里有些乱,幸好今天果栀公司有事,没在医院呆着,否则两人见了又得掐架。

他语气有些无奈:“姑姑,您看我现在没事,一点事都没有,是不是该放心了?”

纪明菲坐到床边,看着纪纬玖脑袋缠了一圈绷带,嗔怪道:“开车怎么这么不小心?还出车祸!真没什么事?”

“姑姑,即使我驾驶技术再好,别人技术不好,照样会出车祸,我身体没什么事,只是脑袋缠了圈绷带而已。”

纪明菲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他头部有伤,早就一巴掌拍他脑门了,还‘只是脑袋缠了圈绷带而已’……

郑卫国在旁边哈哈笑了,缓和着气氛,“好了,阿纬不是没事嘛,你也别生气了,对了,阿纬,这次事情怎么解决的?肇事司机怎么处理的?”

纪纬玖看着他们说:“我没让肇事司机赔偿,他也是受害者,挣钱也挺不容易的,就当我善心大发,也看在他很有诚意的份上,就原谅他了。”

纪明菲却是有些不高兴了:“你怎么还这样,虽然家里是不缺钱,但也不能这样白白原谅他了啊,谁挣钱容易啊,要是按你这样的,还不得惯了那些肇事者,要是不知悔改怎么办?人人犯了错,谁不会说个对不起啊。”

纪纬玖扬起了眉,见郑卫国朝他笑着摇头,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扯开话题:“对了,姑姑,你怎么知道我出车祸了?”

纪明菲一愣,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能怎么说?说她不放心自己侄子和死对头的女儿,怕他们有暧昧不明的迹象,所以让私家侦探查了查,正好查到他出车祸的消息?

这不能说,不然阿纬会多想,要是他和果栀真有什么事,他们的关系搞不好还会恶化,得不偿失。

纪明菲想了想说:“凯乐的总经理李盛瑞今天正好到Z市出差,我们遇到了便多聊了些,这才知道你出车祸了。”

纪纬玖点头,但也没漏掉刚才纪明菲一闪而过的犹豫。

这时纪明菲又准备开口说什么时,有人推门进来了,并说:“纪纬玖,我去你家给你带……”

还没说完,果栀看着病房里的两个人,纪明菲和郑卫国。

他们……怎么回来?纪纬玖不是没告诉家里人吗?

纪明菲转身看到推门而入的果栀,霎时眼神凌厉,诧异地看着她,又看了眼郑卫国,见他也在看她,顿时心里涌起了愤怒。

她冷声质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果栀听她这么问,竟笑了:“你说我怎么在这里?当然是来照顾你侄子的。”

纪明菲回头看了眼躺在床上的纪纬玖,看他紧皱着眉,神情似乎很担心。

她说:“他不需要你照顾了,你可以走了,这里不欢迎你。”

纪纬玖闻言,不悦地说:“姑姑…… ”

果栀轻笑道:“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现在纪纬玖是病人,现在他需不需要我,由他说了算。”

纪明菲气冲冲地对纪纬玖说:“阿纬,让她离开这里,我不想看到她。”

纪纬玖平静地看着果栀,回答着纪明菲的话:“姑姑,她不会离开这里,因为我和她现在正在交往。”

纪明菲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两个,最终怒不可遏道:“阿纬,你不能和她在一起,我不准。”

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郑卫国,终于开口说了话:“明菲,这是阿纬的私事,我们没立场管的。”

纪明菲却说:“怎么没立场管?我是他姑姑。”

沉着脸的纪纬玖说:“姑姑,关于这件事,我妈和我爸都还没说什么……”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扑克之星亚洲版6UP官方网址:https://ps281.com

(bodog.one)Bodog博狗网址导航,Bodog博狗备用网址网站欢迎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