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og.one】那些年桌上带回的蟹

【Bodog博狗新闻报道】

那些年桌上带回的蟹

朋友圈几时开始,不断有晒吃蟹的美食了。
有青梅酒配蟹、三两好友度假吃蟹、庆祝喜得小女肯定得有蟹……

总之不管阳澄湖的知名蟹,还是某个无名的小湖蟹,
在这桂花飘香的季节,吃蟹正当时,
肉质相当的诱人肥美。

弄的我直咽口水,给爱人下达命令,周末也得好好买几只吃吃。
这也不由的让我想起那些年,吃宴席时桌上带回的美味蟹。

乡下的礼仪重,就算平时再节省,只要逢到红白喜事,
或是小孩出生老人过高寿等,都会请乡邻亲戚,
摆上几桌丰盛的菜。

不知哪一年开始,桌上就多出了湖蟹这道菜,
高耸而整齐地码在盘中,放在酒桌醒目的地方,
相当的气派。

这种蟹可能农家人一年到头,也不会舍得去单独买来吃,毕竟价钱高,
而论肉的多少绝不好跟猪肉鸡肉或鱼肉比,
实在是不划算,且颇费时。

但不买,并不代表不馋,每次只要去做客,看到这鲜美的蟹上桌,
大家都很快人手一只分了。

然后个个慢条细理地肢解这只蟹,沾上一点点醋,
那一刻你会发现农民粗糙的手,也像一个个会舞动的兰花指,
非常的优美。

因为没有谁愿意错过,舌尖上这份鲜的美味,但也有人除外,比如我的母亲。
她拿到那只分配的蟹,只是会翻到背面看看是公还是母,

估算一下蟹黄多不多,然后嘴角露着笑像是自言自语地说:
“我不太爱吃蟹,太麻烦。
带给我家平儿吧,她有的是耐心。”

于是,等宴席结束,母亲就会拎着那只红红的蟹,
找个塑料袋装上,小心翼翼地装进衣服口袋里。

根本不管那股鲜味,也不怕毛爪刺到自己,
就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很多时候,我是睡着了,也或是跑出去玩了,
母亲就会把这只蟹,放进高高的碗橱里,
塞好橱门生怕偷鲜的猫拖了去。

我看到那颜色好看的蟹,顿时流了口水,忙去倒醋,
母亲就会快速地帮我肢解这只蟹,并告诉我哪里有蟹肉,

哪里不能吃的,看我着急的样子,她还会帮我把蟹脚的肉,
一个个细心地弄出来,放在我的面前。

我一般吃到尾声,总会问母亲:
“妈,你何时还去做客吗?”

她笑眯了眼,回我道:
“你想让我出多少份子钱,省着以后给你买蟹岂不是更好,傻闺女!”

我也笑,不知道一只蟹和一次份子钱,到底哪个更贵,
那一刻只有面前的蟹最贵重了,我恨不得连壳都吃了,
但这肯定不行,

用舌头舔舔嘴唇和手指倒是可以的,
上面残留了蟹的鲜美汤汁。

所以,那些年我会吃到桌上带回的蟹,
那是我童年时期难得的盛宴,
也是我最难忘的顶级美食的记忆。

母亲早已不再在衣袋里放一只蟹,但每次回老家,
看到她不忘端上一盘蒸好的蟹,
我居然总能吃出那记忆深处的美感,
暖暖地直抵舌尖上的味蕾,
幸福快乐而满足无比。

一网在手 要撸不发愁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进入5M导航
bodog.one)Bodog博狗网址导航,Bodog博狗备用网址网站欢迎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